返回栏目
首页王彦明 • 正文

王彦明:旅迹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魏霖

旅迹

1

在蓝田,2002年,冬。我想我是去寻找了历史了。即使我一直没有搞清我的路线,我还是执著的行走。我确实干着一倒斗、摸金(盗墓小说看多了)的营生,当然盗亦有道,我仅是顺着想念的路线前行。度过一生,也总要回头看看,何况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蓝田是有历史的,史前的文明在地层以下,汩汩流动着血液;蓝田应该还有李商隐的生烟美玉,那隐隐生寒的玉器在路边随处可见没有,一块愿意此碎去。我愿玉碎,那清脆的一响,必是动人心魄,必是铿锵有力。在半山腰,我已经走错了。蓝田山,在灰雾中半遮面,我已经身在此山,此前行吧。我志不在山,因为长安何处不见山?我信风水先生的话,认为山有灵,如人,可凭山石水流,认清读懂。

2

去秦镇,2004年,秋。大好时光,日头有些凉爽了。我们凭脚走过。过往的汽车一身风尘,带着方向,以及诱惑走远。我怀揣着一身烟雾,穿过道路。仅是为了一顿米皮?只是为了一顿米皮。被我神话的小镇,先入为主的小镇,在冥冥中早已指引了路线。欲望是路线。那些梧桐、核桃树、猕猴桃树、苞米、小葱、西红柿、黄瓜、大蒜……这些青绿的植物在烟尘里,沾染了一层灰。灰头土脸,那么站成了我来路。秦镇在大桥下,庞侧是破破烂烂集市,我可以感受上个世纪80年代的生活,人们自给自足,不愿离开这里。在镇南的土门上,我留下一张身影,孤单而落拓,一副羁旅的样子。镇子里正赶上有人结婚,当地人的风俗。回去的路费极是便宜,60余里收五元,和我想象的距离有些远了。

3

香积寺,2005年,深秋。我原以为这里和“鸡”有关,到这里才发现邻居家才有鸡叫。这次只是一次虚幻之旅,我不参禅,不悟道,不拜谒佛祖,不刨根问底,追求什么人生命理,只为清心。可惜这么偏僻的寺庙,也无静心之地。虚火上升。柿子树在路边已经大红。

4

大雁塔,一高度。我走过曲江池畔,表达对大唐的崇敬。这是长安的一隅,像韩东一样来了由离开。和尚玄奘和我对接的目光,没有西行的疲惫,他的禅杖戳在身旁。慈恩寺里应该藏了他千年前的影子。大雁塔到终了,我也没有登上去。千年之后,它不得不被一再修缮。同行者留影存念,而我只是匆匆离开,我感觉到一历史的流失。我怕,真的怕。大雁塔的身后是一片喷泉,据说是亚洲最高的,灯火闪烁。而塔顶漆黑。

5

街巷,从街到巷,生命细致的掌纹。在西安,我一直穿梭其中。那幽深得显出狭窄、逼仄、幽暗、潮湿的感觉,在我行走中一再被拎起。行走是我的功课,每一处隐蔽的后面都最真实的生活。吃,喝,玩,乐。或者吃,喝,拉,撒,睡。无不动人。我深入其中,去感受这座城市的汗臭、脚臭……污浊不堪而真实的内脏。聚斯金德在《香水》描写格雷诺耶提取人的汗液等分泌物,只为制造出人的感觉。而这里到处都是人的感觉,人生活在这里。西安街巷处处生烟火,居住者自足,独门独院,像村落。旧书摊、小吃店、水果摊、麻将桌、保健品商店,出租屋……这里蕴藏着最丑陋的,也生活着最美好的;这里有最猥琐的,也住有最高尚的;这里可以是最落后的,也可以是最先锋最前卫的。住在这里,只图自在。

四年西安,一路行走,旅迹点点,也都是蜻蜓点水。

2008年5月29日整理日记所得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