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彦明 • 正文

王彦明:童年笔记:火车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黎锦荣

火车

绿铁皮的火车长啸、吞吐、穿越,时间在它的狂奔中被拉长。我们坐享其成,体味着它带来的陌生、距离和诱惑。两个铁轨,有着长期摩擦后的锃亮与黑。明晃晃的金属和日光辉映,我们在前行。这么一晃,火车已经在我的身体里跑了二十年。

我一直渴望坐上一列火车,去远方,去我没有去过的地方。这是我童年珍藏的秘密,后来竟然形成了臆想,被我肆意的写进文字里,完成了一次虚妄的旅程。父母早年在葫芦岛一带做生意,一年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火车上。配货、运货、中转、到站、下车,都是他们自己两边来往亲力亲为。他们带着大小的包袱,背上一个眉目清秀的孩子,在人群中暗夜里奔跑、穿越,像那些行李简单的人一样:赶,或者说奔跑。那个孩子不是,是我弟弟。我比弟弟大两岁,更让父母放心,于是我成了寄人篱下的孩子。而弟弟便和父母一起,四处奔波。这样弟弟在很小的时候,有了坐火车的经历,而这似乎成了我生命中最大的缺憾。

我也是害怕那个绿皮的怪物的,我怕它带我迷失了方向,我最怕的是自己掌握不了方向。曾经有人告诉我,沿着铁轨往回走,可以找到家的方向,可我还是不敢独自一个人,背着父母坐火车,离开家,寻找自己的远方。这样我对火车的有了更大的期待和欲念。我要坐火车,我要去青海,我要去内蒙古、我要去西藏……我要看到雪山、草地、清澈的湖泊……那些我在地理课上记下的或深或浅的地名,早我的头脑疯狂的奔走。从此我对地理有了更大的兴致,而且我发现对于地理方位有着一天然的敏感。大三那年的秋天,我曾经和一个同学,凭借我的感觉,步行七十余里,找到了传说中的秦镇,吃到了那里的米皮,看到了那里半片脊的土房子。

我也曾经偷偷去过我居住的那个小镇的火车站,去送我的朋友。他要去河南,去少林寺,寻找飞檐走壁的少林武僧,和他们学本事。可是小镇的车站不通河南,他便去了可以通往河南大站,但他最终还是失败而归。梦想最终还是梦想。小站被架在一片凹地旁的突起部分,悬空了一般,但基部还是相当的结实。小站是开放的,没有墙壁,没有站口,没有候车大厅,只有一间售票室。售票室也极其简单,这里人与人可以近距离接触,票的人与相向而坐。至今在我头脑里散发着光芒的是票人的搪瓷茶杯,白色的搪瓷面上印着一颗鲜红的五角星,和一些我当时还不认识的字。我想这个搪瓷杯一定大有来历,是票人的功绩象征,和雷锋叔叔那个一样。因为这些,我曾经有过当个票人的梦想。在售票室的墙壁上,挂着许多宣传板,大多是关于火车事故,那些面容模糊、有这半截胳膊腿的人,让我噩梦不断。

小站的屋外杂草丛生,只有人走过的地方才干燥的白亮,甚至没有尘土。铁轨在小站的正南,偶尔有人穿过,检查的工人走来走去,他们身上背着一个袋子,用来装工具。远处的便道上,牛拉着粪便,在主人的吆喝声中前行。

我第一次坐火车并没有被拖延到我上大学。那次我是要去城市里的外院参加英语口语的考试。对我来说,坐火车的兴致远大于对城市的期待。我沉浸在自己的期待里,早早在车站等待火车,恨不得火车从天而降,可火车偏偏晚点。在火车上,我四处张望,寻找那与众不同的体验。我想坐火车的感觉肯定与众不同,至少应该和坐在驴车上、牛车上、拖拉机上有所不同。可一切都是那样,直到火车快速飞跑起来,一切才才与众不同。那时候我向往铁轨旁,正有陌生人像以前的我一样,慌忙张望,他们能看到我神气的样子。因为距离并不遥远,当我还沉浸其中,无法自拔时,火车已经响起汽笛——终点到了。

此后坐火车的机会多起来,到西安求学,去贵州访友,到佳木斯去见女友的家人……火车带着我四处飘流,我儿时的感受更加真实起来,像车窗外的风景在朦胧中,逐渐透过云雾,清晰起来。白的白、蓝的蓝、绿的绿……我的路途因此更加让我期待,尤其是那些遥远的,让我充满幻想的远方。我想我会越走越远,火车会带着我前行。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