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彦明 • 正文

王彦明:从平安里到第六城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肖晓新

从平安里到第六城,是一片过渡地带。有人从这里经过,有人从这里呼吸、跑步,有人在这里深埋地下,永不言语。我只是这里匆匆行走的影子中的一个。

平安里,是我住的地方,这里离小镇的繁华地段并不遥远,但始终是一幅清冷的样子。平安里的早晨鸟鸣,风声阵阵,绿地上水管子窜出清凉的地下水,打在草叶上。睡懒觉、打太极、站在石榴树下等待心爱的人、拎着油条豆腐脑钻进漆黑的楼洞(这里的楼洞都是背阴的),但没有人稍作停留,人与人之间始终是有距离的。

两点之间,有许多路线,我每天往返的是最为经济的。这条线路没修多久,柏油还没有蒙上灰,阳光下黑得鲜亮。道路两旁,落叶槐、大叶黄杨、小叶黄杨、廉价的月季和永不结果的桃花。这些植物的颜色深浅交杂,极有秩序地在风里摇曳。小镇在修整方面,施资颇多。行经的穆斯林公墓,每天有不安分的魂灵,让夜风森然,让磷火不断。

在路上行走着各色的车量,三轮、电动三轮车、自行车、电动自行车、帕萨、福克斯、广州本田、桑塔纳、雪佛兰、乐驰而车上走下的人往往带着墨镜、留着光头,身着西装,酷似警匪片里的大哥,他们探出身子,关上车门,大口的唾沫吐向道路南侧的庄稼地。这里人大多因为房改,一夜爆发,所以行为举止还保留着昔日本色。停车的地点是小镇的地下消费场所,那里聚集着诸多海鲜店、洗头房、足疗中心。站在路边,男女各色,招呼着生意。停车场看车的老头,手上的大喇叭一直在播报着几十年如一日的今日价;转个弯,许多姑娘正站在暧昧的灯光里,展现着肥美的大腿,或者喘着睡衣摇摆自己的身姿,这些行为大多在夜色下完成。据说这些人大多来自天水,和我们有着相似的容貌。

在外环线路旁,有不少鱼塘,供人钓鱼,原来这里有几间小房子的,现在已经拆除。距据池塘不远,是著名北运河,河水经过小镇由清澈变为浑浊不堪。运河确是小镇的动脉,如果哪天运河堵塞了,小镇将污浊不堪、臭气熏天。运河畔的土地被撅起、铺平,植上了大片杨柳,明年夏天这里有望绿柳成荫。外环路边开着许多小店铺,主要是饮食和补胎方面的。

火车站在运河以东,曾经一度一家酒厂也在这边。我们去过火车站,但可以看到大致的景象。人不动,停在站口的电动三轮车不少。三轮车司机随时准备载着客人进入小镇的某个角落,他们向过往的人喊着:三块,走不走。火车按点到达、离开,震颤着附近的道路,和这里人们的耳朵。因为火车,这里也和世界有了更多的联系。在火车道旁边,一架轻轨线路即将竣工。我看着工人开着小火车一样交通工具,从一个地方驶向另外一个地方。

轻轨线路下面,大片的庄稼地已经绿了起来。

第六城已经不远。第六城不是城池,是居住地。第六城北端用于居住,南端用于商贸,东南把角是人造滑雪场。现在是春天,夏天我们将有机会看到雪,滑雪的人。我的单位在第六城对面。

第六城临近103国道,这里车辆不断。在十字路口,交通灯终日变换。路口有人在来往的车辆中穿插《每日新报》,有人杨村糕干,有人只是偶然经过。我喜欢这条线路。这里的土地都沾染了人的气息,有烟火气。我经过,已经两年。从春到秋,我的头发在这两年里考试变白,身体也开始虚胖。这酷似时光的流失,让我来不及反应,都是那么的虚无。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