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彦明 • 正文

王彦明:受伤害的女人们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马慧霞

——《野妹》阅读札记

李克山老师是我十分尊敬的一位长者,我们的交往始于十年前的一封旧信。那时一个懵懂的少年,胆怯地把一封酝酿已久的信,带着热情放进了绿色的邮箱,当时他根本没有考虑到其他的东西,内心只是涌动着激情。当时我不知道李老师的具体地址,把信邮寄到了他的单位。不久我收到了李老师的回信,给予了我很多鼓励,而这正是一个老作家给文学少年的奖赏。十年间我阅读了大量李老师的作品,他其实是我文学创作上的导师。虽然后来我逐渐在创作中寻求新的领域,但是对于李老师的鼓励与帮助,始终不敢忘怀。

李老师从事乡土文学创作多年,并且在这个领域里形成自己独的表述方式,尤其是他的小说创作方面。他近些年的小说一反固有乡土文学那含情脉脉式的表情,转而介入现实,还原生活,一脸漠然地冷眼逼视着生活。我知道在他漠然的表情下,对生活是怀有巨大的热情和期待的。在赠送给我《野妹》这册短篇小说集的时候,李老师诡笑着对我说:“都是通俗小说,不要让你的学生看到啊。”从他的神态里,我感受的到他话里“通俗小说”的内涵,也更加深味了李老师创作这些小说时的艰辛,思想与体力的双重重荷。他还怕别人把他看成只为感官畅快而写作的人。这与他是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文学发展至今,无论技巧、题材,还是涉及的内容其实都已经没有多少禁忌了。在人们日益淡然的意识形态下,创作还会介入新的领域。出现很早的亨利"米勒《北回归线》、纳博科夫的《洛丽塔》、劳伦斯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和马格利"杜拉斯《情人》,还有近期出版的王安忆的《米尼》、苏童的《米》、余华的《兄弟》,以及北村的《周渔的火车》、《强奸》等都成为了经典著作。他们的这些作品只是在关注“性”这个话题的层面,去关涉人性、感情和人的生存体验。而这也是李老师作品没有流俗的原因所在,他真是沿着他们的路数,在自己的领域里,找出了属于自己的方向。

李老师笔下的人物更多选择了女性,男性只是他们的陪衬。而这些女性又大多属于那被凌辱,受到伤害的类型。他们遭受了不幸,却又坚持而独立的活着,寻找作为人的尊严,他们彰显了生命的张力和韧性。当我读到这些人物的时候,感受到了初读哈代的《德伯家的苔丝》的那感受。苔丝在生活的道路上,同时遭遇两个人的打击——亚雷"德伯肉体的打击和自己深爱的安玑"克莱给她精神上的打击。如果不是他们,苔丝的一生将是另一个样子,当然这样也无法使小说成为经典了。

李老师的《她的路》中的碧云,以及《水仙》中的水仙,他们各有各的不幸,都成为生活伤害的人,境遇迫使他们出自己,却更加残酷地把他们送上另一条不归的路。这像苔丝最终选择杀死亚雷,走向绞刑架一样,是生活把她推向了深渊。《手绢》中的诸葛娟和《洗身潭》中的山鸟,在不幸的境遇选择了坚强的生存,为受伤害的女性们提供了一条出路。在这本书里,我更加喜欢《野妹》和《燃情之时》里的主人公野妹和凤凰,他们大胆、敢爱敢恨。他们的行为像乡间的野花野草一样,被作者了赋予自然的气息,恬静淡然。这些人物像哈代给《德伯家的苔丝》加的副标题一样,都是“一个纯洁的女人”。他们被玷污,被侮辱,被伤害,他们依然纯洁如初。

如今李老师的创作精力依然旺盛,新作不断。我相信他会在新的创作中,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发表于《宣城日报》9月1日读书版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