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海滨 • 正文

王海滨:人不辞路,虎不辞山_王海滨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王玉宁

在人性中有自发的善恶,一般来自于同类的同情和竞争,或者我们中国人的古话,叫做兔死狐悲,然后人类又因为各各样奇怪的原因相杀,有时候是因为你多看了对方一样,有时候是因为你鼻子比ta长的不一样。

在争夺神的欢心这件事情上,人类的分裂变得很细致,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完美的诠释了神,并皈依于这个完美。于是当同行者稍有偏差,会举刀相向。

所以我们后来有了法律,置于所有信仰之上。

法律其实规定的是自由,是自由信仰某些,且自由拥有某些,自由的不做某些。

然后社会体制是否维护这个法律,成为必要条件。

当人们在批判专制社会时,他们一般会忽略身边的专制。很多人认为民主社会是很完美的,它规避了专制,其实民主社会也可以是专制社会。

2012年我去柬埔寨,之后我多次去,发现成衣业和鞋业的工厂主越来越疲惫不堪,被合法和不合法的工会不间断的罢工弄到破产,到2016年,我再去时一千多家工厂倒闭了三分之一,当然又有新代替的工厂,但总体来说,企业的生存环境变得恶劣。

现实迫使我思考所有的问题,比如我早年间信奉芝加哥学派的主张,曾坚定的支持智利皮诺切的改革。我曾因为这个信仰想要移居到智利去生活,然后认识了一些阿根廷的华人,也认识了一些智利的华人,结果发现他们的社会陷入了一莫名其妙的困境。比如阿根廷政治被工会控制;智利的学生罢课和工人罢工支持,弄得智利动荡不安。

而我心中困惑的是,我同时在数据整理中发现了阿连德造成的国家动荡,以及皮诺切导致的贫富差距扩大,经济萧条。智利的经济数据随着铜价格曲线波动,成了二条正相关图形。

多年来我对经济学涉猎很杂,这让我开始把所有我接触过的经济学和现实结合起来考量。

有一段时间,我同时关注北美、欧洲、东北亚、俄罗斯、中东、印度、东南亚、西非、南美、澳大利亚的经济和生活细节。我同时阅读中国人、海外华人、欧美人的观点,然后和现实对应起来看。

在2014-15-16年,我因为事业上的困惑、生活上的不顺利、观点数据混杂带来的极度迷茫,失控进入了心理非常崩溃的状态,这个时间因为某些原因,我进入了基督教,之后我开始撞上人类精神世界最深的东西。

于是我去看了所有的宗教,在北美和夏威夷,我拜访了基督教会和摩门教会。

2016年底我摆脱困扰,2017年在交易上卷土重来获得突破,这是我交易生活中连续四年半盈利后连续两年半亏损再连续一年半盈利。

但我的世界观彻底的摧毁了。

我认为现存的所有社会制度都是缺陷深重的,所有的人类在所有的社会体系下,陷入了不同程度的专制,并在二十一世纪因人类实质丛林的性,导致的贫富差距和迷茫,技术进步严重的扩大了全人类的撕裂。

早在四年前,我的认为第三次世界危机来临,我隐约的感觉到了这点。

人类的现有模式,又到了一个宕机的时刻。

自由的核心理念是个人自治,能够抗衡各权力的侵蚀。

这一个人类社会的根本却严重的被侵蚀了。

人们在二十一世纪相信自己狭隘的世界观,并依此干涉他人和其他社会,民粹主义因此泛滥成灾,部分人的暴政开始发作,并凝聚成力量,选择自己的代言人上台。他们从虚幻的邪恶转换成实在的敌人,开始展开攻击。

这是我们面临的新世界。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