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海滨 • 正文

王海滨:医院为何不能私有化?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刘雪映

最近莆田医院的事件爆发后,知名院府的教授又出来评论说:医院绝对不能私有化。她的理论依据是美国医疗费昂贵,是私有化造成的。又说连欧美的学者也不主张私有化。

首先一点,欧美的学者身份不代表什么,无论中外,都有脑残学者。他们既不属于左,也不属于右,是蠢!

美国医药费贵不贵?贵!我们家在夏威夷玩,女儿浴室里摔了一跤,头上破了一个口子,去诊室看,等了半小时,护士过来量量身高体重血压,医生再过来用双氧水冲洗一下,订书机订了一针,结束。出来收费,先问我保险,我说没有。职员说,哦,cash,可以给你打个折,四百美元,付三百六吧。

我当地的朋友对我说:Michael,我上次在医院打吊针一周,收多少?一万美金。救命车从家送到医院,五分钟,收费贰仟美金。

是的,天价,如果他不是太太在家得宝工作,公司支付两人全部医疗保险,光他和太太的两次重病手术,早破产了。顺便说,他不工作,太太工作。

这是美国昂贵的医疗体系,依赖医疗保险制度来支付。

那么三千万没有医保的人,非常惨,但可以去急诊,急诊赖账也可以。

所有人的视角都在医疗费昂贵上!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是否付得起,用什么方法。

因此归结到私有化的错误,是完全不负责任的。

好,那既然大家都要拿医疗费来说话,我们先谈谈医疗费昂贵。美国的医疗体系是有问题,问题出在保险制度和医生资源的培养上面。庞大的保险利益集团干涉了美国的医疗改革,实际上,美国完全可以实行强制的全民医疗保险和商业医疗保险两制度,用以覆盖全体国民的基础上,再以商业保险作为补充。

现有的医疗体系,对老人和底层无底线覆盖,导致医疗保险转嫁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再转嫁给中产阶级,导致中产阶层的医疗费激增,医院的诊疗费居高不下。其实很多私立医院也很难盈利。

其次在于美国医生的培养,长达八年左右的高等教育过程,再加上进入医院后的临床培训过程,导致整个美国医生资源的不足。美国甚至拒绝承认他国的医疗学历,像中国很多经验远超过美国的医生,在美国无法顺利进入医院体系工作。

这是美国人需要改革的。

即使如此,美国的医疗体系要造了最发达的医疗技术发展。大量的新技术和医疗革新都出现在美国这样的。

不错,生命是无价的,这句话听上去很高尚。但我告诉你:人,各有其价格。

这是真相!

回避是最大的虚伪。

你可以标注你的命为100万,因此医院给你用的医药,治疗哪怕最普通的病灶。你可以标注你的命为十块,医院只肯给你一包感冒药。

但在人类同舟共济、守望相助的公平之下,全民医保可以保证你享受基本的全面医治。

这是公平!

对医院来说,免费不是医院的职责,而是以希波克拉底誓言为底线的生命尊严为基础,用病人或者他们的保险可以支付的价格去为他们医治,否则医院体系破产,没有医生来治疗病人。

你用公立医院取代私立医院,实质是一样的。只是你要让公立医院去承担损失,政府贴补。前者是一个医保体系去覆盖。

医保体系基于精算,公立医院基于贴补。

但本质是公立医院会因为卸责的经济学原理,而产生腐败和无人负责。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现状。医疗制度造成整个医疗体系将矛盾向医生和患者转移,患者砍死医生,医生被指标逼着去做各检查,提高收益。

而公立医院还在拼权力资源,谁的权力资源更多,享受的医疗资源更多。

你们这些学者觉得权力更公平,还是金钱更公平?

当然你们觉得权力更公平,作为高等学府的教授,你们的弟子遍及体系的各个层面,无论如何不会去和普通大众用金钱竞争!

中国的问题不是私有化的问题,而是私有化的不够!

莆田系凭借庞大的资本和政商关系,能够顺利的扩张,而真正需要开设综合医院的私有资本无法进来,也不愿意进来。

我老王在底层混迹多年,从上海的贫民窟到各地的城乡都居住过。我告诉你们血粼粼的事实,给你们三个例子:

1,某地一个外科名医,原来是兽医出身,因当地贫穷,许多病患无法到公立医院看病,找他开刀。开了一千多例手术,连开胸大术都做过了。到上海交流,惊得上海医院目瞪口呆,硕士毕业生也没多少机会摸刀。

那天我在急诊看病,和值班医生聊天,他平淡的告诉我这个故事。

好吧,那前面的病人死亡,都是冤魂,或者说,没有这个兽医开刀尝试,他们也是死去。

2,各地都有私人诊所,我在上面这个地方的某个靠海城市住过,楼下是诊所。进去开过一次药,诊所里各看病的。打吊针配药都有,没有这些诊所,这些外来者和乡村的农民工会不知道到哪里追命。

3,我住在一个结合部的乡镇,当地是工业区,大量的务工者。在医院资源不足和昂贵的背景下,当地有十几家大型药店,完全取代了医院的功能,我可以买到所有的药物。只是因为这些务工者贫穷。

你们看到的力量了吗?

人们生老病死,要拒绝死亡,在公立医院资源昂贵匮乏,在全国医保体系不能通用的基础上,所有这些底层国民,要靠民间野生的医疗资源生存下去。

他们只是要活下去!

你们听到这八个字吗?

他们没有力量去和你们辩论不着边际的大道理!你们这些不食人间烟火的白痴学者!

你们住在天堂,他们住在地狱!

我们再说说莆田系吧,这是私有化的问题吗?

这是监管的问题!

监管!监管!监管!

私有化不是让你们放任资本去垄断医疗资源,而是要监管其非法行为。

即使如此,我也不主张一棍子打翻莆田系医院。莆田系医院已经成为既成事实的私营体系,一是要纳入监管,二是要逼迫他们向真正的正规医院进化,从而不浪费其中的几十万医务人员。非法的要法律处置,没有违法的要让他们继续经营,并纳入监管。

医疗体系只有几个问题:是否覆盖全体国民?是否成本足够廉价?是否足够竞争?是否纳入监管?

公立医院摆在现成的事实是医疗资源匮乏、昂贵、不公平、卸责、激化医患矛盾。

在这样下去,没有人学医了。

你们要等到医生都被砍死,才能醒悟吗?

政府体制是僵化的,政客们麻木谨慎,但学者们要站在真实的世界去看人间,不要以公义的口号去犯罪。你们好歹从天堂下来走一走,天使能有几个?

多的只是人间魂灵!

你们能够影响庙堂,拜托,对生命认真一点。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