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海滨 • 正文

王海滨:内容为王的自媒体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肖晓新

周五受邀去参加了一个自媒体会议。

我从上海过去,所以比较早,在门口买了个天津小吃煎饼,然后到隔壁啤酒店买了瓶啤酒,和小店老板,一个年轻人聊天。他做了五年转基因,实在看不到希望,离职自己创业,做小生意。我非常感叹,因为我认为转基因农业是非常广阔的天地,不久的将来会开放。虽然说目前中国妖魔化转基因,但在中国土地和水源因落后的农业技术被大规模污染和透支之下,未来一定会出现土地和粮食危机。这一点上面那帮人慢慢都已经很清楚了。

不过小伙子并不认同,他等玉米转基因审批等疲了。后来问他小店成本,十几平米的店月租二万,也是疯了,替房东打工吧。

走的时候,我提醒他,其实到我这个年龄,会明白年轻时挥霍岁月,以为时间肥硕,其实是白马过隙,瞬间没了,会后悔的。

到了主办方的论坛会场,一看场面,有点吃惊和犹豫,都是年轻人。好吧,以我的偏见,我不知道这些孩子们怎么能够深度解读国际关系和地缘政治?更不要说去运营以国际关系为主的自媒体。

既然来了,我坐在最后一排听,并坚持到最后一刻钟。

这是一个我观察媒体行业和年轻人创业的样本。

还是有一些收获,举办方也请了几个资深的媒体人和研究方。说起国际关系的媒体运营规则,比如说主题要围绕朝鲜、日本、还有最近很热的恐怖主义,这些点击率都会很高。而且现在骂日本、朝鲜、恐怖主义都不会有风险。你如果写一下中亚、非洲,那没多少人看了。

呵呵,好吧,我终于理解为什么突然冒出来这么多大号去攻击欧洲难民了。问题在于,这是媒体最大的问题,不管是自媒体还是传统媒体:媚俗。

自媒体迎合读者,然后灌输读者想听的东西,双向自我加强,民间的智商变得狭隘,情商变得极端,民粹主义越来越昌盛。这是乌合之众的源头,媒体和读者共谋。

我直摇头,无法理解,媒体人如果都这样玩,有什么价值所在吗?

对,剩下钱了。

大家更直接的介绍说,左的比例极大,右的比例较少,所以大多数意见领袖都玩极左,一个比一个民主主义。走白领精英路线的,稍微偏右一点。中间派的没人看了,比如像我这样的博客,会越来越少忠诚粉丝。

上面的老师还强调一点,如果你一直写左翼,一直左,不要自以为是的去写一篇中立;写右翼,一直右翼。否则偶尔写一篇中立偏左的,疯狂掉粉。

我忍不住微笑,这是人类的心理通病,自我定位并定义别人,然后贴标签。

归根结底,后来我听上台的一个个成熟的或不成熟的创业者,谈及自媒体,都是要为了变现,钱途非常重要。然而有些小孩,刚刚大学毕业,做自媒体,第一自己写不出内容,第二请不起作者,不知道要怎么玩下去,到处筹钱。

所有的人最后都承认或直接表述:内容为王。

我有个本事,媒体界直接表示羡慕到嫉妒,那是我每天可以随手写一两篇,实际上我每年随意写的杂文数量高达数百万字。

上面讲课的嘉宾说,要是一个国际关系的自媒体能够一周有两篇稿子,算不错了。

后来又讲如何推广和吸引关注的技术细节。

我们做了一年半橡谷,其中有十几个地缘政治的客户,明显不是一般的订阅。但我们自己也有很大的问题,我自己因为杂事诸多,没有写地缘,而是交给同事去写。她写的水平很高,可惜是速度太慢。到今年能剩下几个客户难说。话说回来,要是做这极为狭窄的门类媒体,其实只有一条路,给政府。我属于狗揽八泡屎,没有精做这件事。后来看到经济学人所做的智库,内容包括国际间风险、未来五年经济预测等直接对应政府和机构的项目,其实是我们原来想要做的。

还是有些可惜。

至于自媒体,写这些国家的政治结构和内涵,我不认为有多少人能够成功。paipo酱这索性放低到尘土里去舔读者的,反而更容易夺取眼球,至于能生存多长,不知道了。

谁还能想起媒体人的内核价值:独立见解,绝不媚俗?

这个国家的互联网更适合菜、笑和肉。

五点多结束。

我叹口气出门乘地铁走了,找朋友喝酒,晚上烂醉。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