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海滨 • 正文

王海滨:欧美中产的困境和民粹主义政客的崛起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任青

奥地利极右党派在总统选举第一轮获得36.7%的选票,整个政局一片混乱。

欧洲的难民问题已经演变成席卷整个欧洲的政治动荡,民粹和民族主义分子崛起,极右政客登上舞台,包括法国的勒庞家族在内,西欧和东欧都成为重灾区。

何以如此?

这又不仅仅是难民问题。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欧洲的高福利政策全面覆盖老人和底层,而支付这些代价的是中产阶级。处于对自己也会年老和失业的考虑,中产阶级认同这压榨,沉默不语的工作了几十年。

即使如此,也让老欧洲心力憔悴。南欧在连年不断的经济危机中,失业率高企,这些年轻人的失业救济又成为中产阶级的新增负担。而南欧的危机又通过金融链条和货币政策传导到西欧诸国。

难民危机之后,对于德国奥地利等国来说,难民政策对整个财政体系的负担,等同于每一个难民相当于同样德国人的待遇,一瞬间增加上百万不工作的群体。

这一切都要中产阶级来负担。

在欧美的文化融合和政治正确要求之下,中产阶级不能发声,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媒体中。比如说底层各类穷人难民可以谩骂,说资本家对我们不好,白人欺负了穆斯林,所以他们要给我们钱,这是我们应该得的。中产不能随便对自己孩子或者邻居或者同事,发出各不满,说穆斯林如何,底层穷人如何。他们会被自己的孩子鄙视,因为孩子在校园里学的是美好世界,需要照顾弱者;会被自己的邻居歧视,认为你这人是族主义者;会被公司开除,因为公司不想要有麻烦。

更甚至与中产阶级的自我认同,也因多年的意识形态认知,许多人对政治正确认同,对世界平等认同,对照顾弱者认同,对文化融合认同。否则他们不能自我认同,只能被媒体的左翼知识分子嘲讽和侮辱。因为媒体掌握了话语权。

政客更是从底层拿到选票,从而让一个个底层社区把握住国家政策导向。

在资本通过公司规避来自权力的压榨时,底层各路人马的免费收益必须要有人来支付,于是中产阶级成了群羊。

这一切的发生,终有结局,最后愤怒集聚,打着公平正义的政治正确成了新的不公平和压榨之后,中产开始以选票选择,矫枉必须过正,把民粹主义分子选上了舞台。

法国选择了勒庞家族,美国人选择了朗普,奥地利人选择了自由党,德国人正在把默克尔赶下台。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