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海滨 • 正文

王海滨:有了特朗普,新浪微博会员官方网站谁还在乎美联储?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罗振炜

中午急于回家吃饭,花十几分钟写了本篇,但段落间逻辑不够流畅,重写一篇。

话说朗普声称,当选总统后要开除耶伦大妈,我当时禁不住大笑。

当今的时代,不管是右翼,还是左翼,或者以美国人的看法,不管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都有一肚子火。底层白人和底层有色人纷纷将选择转向保守主义或社会主义。

实际上美国已经重新形成了权贵阶层以及围绕着他们的利益阶层,这些权贵阶层并不是传统上资本家的概念,而是以权力阶层、华尔街投行、媒体、游说公司、工会等为核心的权贵利益阶层,另一端则是被照顾的底层和被压榨的中产阶级,后者不仅仅包括白人中产。

这一切是如何造成的?

我们这篇不去讲自由派媒体和知识分子主导的政治正确,带来的新不平等人权;也不去讲工会和媒体合谋压榨制造业的企业主,实际上现在美国最强的工会在联邦雇员体系,形成了美国式的官僚阶层,庞大而不能削减,同时其公费教育体系也是工会势力庞大的地方。

这里主要是说货币滥发和收缩周期,给中产阶级造成的伤害,已经让整个欧美社会的中产阶级出现塌陷。有一个专用名词,叫做中间塌陷。

无论是在美国、欧洲、澳洲、新西兰、中国等等,货币滥发引发的有资产者与无资产者之间的贫富差距达到历年来最高。你如果是一个勤恳的中小企业主,但没有增加房地产等资产配置,你在货币贬值中损失财富。如果你是个勤劳的中产阶级,但没有资产配置,同样带来财富损减。

而底层并无任何东西损失,继续等待各国政府赎买。

有资产者,通过货币与物品的实际利率变化,从而规避风险,并从庞大的中产阶级身上转移财富。

因此你可以想象中产阶级的愤怒,也能了解为何朗普得到从白人中产阶级到底层的疯狂支持。媒体拼命妖魔化朗普,权力阶层不喜欢他,是因为权贵利益集团包括了媒体、华尔街、工会等所谓主流社会。

欧洲日本在瑞典丹麦之后实行了负利率政策,他们实行的并不是直接针对储户,而是针对银行存放在央行的资本。但这样的做法同样的损毁了整个建立在正利率基础上的现代银行体系。

人类的银行体系演变来自于二三千年来,古人把金银存放于庙宇殿堂,委托给祭祀,祭祀收取一定保管费用的源头。再后来,银行开始放贷,向储户支付利息,形成了借贷通道的关系,从而建立现代银行业的法理基础。

商业银行存放于央行的资本被收取费用,也是负利率,在蚕食现代银行业的法理基础。

而银行并不会此增加信贷,而是通过转嫁或缩小资产负债表。同理,在降低存款利率到极低甚至接近0的状态,已经导致日本人开始购买保险箱,以应对未来可能的存款负利率。

这也是持有现金甚至可以跑赢负利率体系,尤其是在资产泡沫达到高风险地带的时候。否则你只有持有资产与实际负利率和名义负利率作对。

整个银行体系向实体经济的传导作用实际上弥散了,也是流动性陷阱的一状态。银行宁肯在债市和负利率资本之间套息,但当债市长短收益率发生扭曲的时候,比如在中国的状态已经出现高危征兆,银行资本会撤离债市,导致央行试图向实体经济传导流动性的作用消失。

朗普或许是个胡说八道的人,但央行们做的烂事够多了,他们正在一步步把人类商业社会导向毁灭。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