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海滨 • 正文

王海滨:我在故我思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张青梅

人从小自他人的语言中构建自我,来自父母、其他家庭成员、学校老师、其他相关的人、团队、组织、国家、宗教。每个人在这些环境中构建内心深处的我,并赋予定义,以此为生。

自小被关闭的人,都成了白痴。

因而我思故我在的前提是:我在故我思。

自我不存在的情况下,所有的思维都不存在。

人类是极少的从母胎中生育出来,尚不具备生存能力的哺乳动物,其他的动物比如羚羊在出生时,狮子在不远处逡巡,它从柔弱不堪到起立奔跑只是短时间的事情,否则它可能沦丧与狮子之口。

在婴儿在母亲肚子里成长时,父母的声音和周围的声响在刺激孩童的脑部,电子讯号在脑突起间传递,伴随着孩童的长大,逐渐建立记忆的区域、感知的区域、思维的区域、化学分泌影响整个人体。

自我逐渐建立,脑部信息机制形成,化学分泌与情感相互作用。

于是人体的小宇宙形成了。

它还不是那么完善,成人的一代代疑惑传递给孩童,比如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生命的尽头和世界的尽头是什么?我和世界到底是存在的,还是只存在于我的思维中。是我创造了这个世界?还是世界创造我?还是未知创造了我?我是一个人,还是一段程序,一个庞大系统里的信息片断?

这虚无时常折磨着每一个人,当许多以现实生活中的物化作为目标,某一天他们会幻灭;当他们以某国家情感作为存在的意义,某一天他们会质疑;当他们以某宗教作为灵魂指引,他们会痴迷或某一天感受到彻底的虚无。

人们通过学习获得了一切思维的基础,混杂的信息和他人的自我在心中搅拌,一个柔弱的微尘在思索宇宙和生死的事情,试图从中获得存在的意义。

宗教被创造,神因而诞生,新的生命从旧的肉体中萌发,以此创建新的自我,去覆盖旧的自我,制造其存在的意义,归于神和未知。所有的意义,在信的一刻定义为赋予神。

终其一生,人类肉体自太阳的能量中转换,从一个细胞开始变成一个通常一百多公斤质量的物体;能量又转化为思维和整个内循环系统,以此构成存在。

我们的疑惑由此产生。

某一天我有顿悟的感觉,在旧金山飞往上海的航班上,灯光混暗,周围的人在睡觉,我看了几页在夏威夷大岛教堂带的一本圣经,合起来思索,想起去程时,飞往LA的飞机剧烈颠簸,每个人在死亡的概率前吓得脸色苍白。

那一刻,我能记起的只是想,我已经给了妻子所有的银行密码吗?我的意外人身保险单在哪里?

在很短暂的时间里,仿佛是永恒,我洞悉了一点什么,难以言传。

人生的快乐和牵挂在那一刻显露出水面,不是死亡后未知的世界,不是宇宙万物,不是神与家国,只是牵挂和未尽的责任。

我的快乐来自于妻女绕怀,我的恐惧来自责任未尽,我对世界的疑惑其实已经消散。

我知道自己仍不知道我不知道的,我知道未知的仍旧是未知的,我知道自我打碎了是碎了,因为自我原本是我根据他人的视角建立的,我本来不存在。我在故我思,我思故我在,当我意识到我不存在,于是我知道我存在。

这一刻于是是天堂。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