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海滨 • 正文

王海滨:新广场协议: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货币政策?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张英

上篇里我建议说一次性贬值货币,把资产泡沫闷死在锅里,保住了外汇储备,同时刺激制造业起来,赢得经常项目顺差,而资产泡沫消失后,也会有海外自己的资金回来抄底,从而获得资本项目下的流入,那么国家的财政收支可以平衡,经济可以复苏,并完成制造业的升级换代.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小川同学的讲话已经表明了,中国一定会维持人民币汇率,并进行一定的资本管制.而汇率政策选择参考一篮子货币.我看到不同的解释,说是盯住一篮子货币.有理解是继续盯住美元,但参考一篮子货币.

下午和同事探讨这些问题,是我为何认为不会采取一次性贬值的措施.

首先是中国资产负债表的结构问题,国土资源在资产负债表中的资产项占据庞大比例,才能够让净资产为正.如果人民币贬值,带来资产价格下跌,土地财政收入下降,会带来资产负债表的净值转为负值,进而带来信用评级的降低,导致借贷成本上升.

其次是房地产业的价格和企业贷款的抵押品价值下跌,带给金融业资不抵债的破产危机,一瞬间会带来金融系统性的风险.

其余不论,仅此两点,意味着政府必须维持资产价格.维持资产价格意味着维持汇率稳定,同时降低利率.稳定汇率和降低利率才能吸引资本流入---主观是这样,能否吸引和留住不论.

在这样的背景下,大规模的房地产去库存,和把房地产贷款衍生品化,放到金融,把银行业从高风险中解脱出来.但在此之前,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那是地方债转展.在股市失去效能后,必须驱动债市.

而银行去年已经获得了央行再贷款的资格,这意味着银行随时可以把不良贷款转为央行承接,再次注入流动性.

所有的赌注都必须是房地产稳定,也是三四线城市的价格不管,去库存;一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保持上扬.

这是所有游戏的核心.

与汇率稳定、利率下行(实质的负利率)、资本尽可能管制相辅相成的,因而资本会转向安全资产,来规避实际汇率的贬值预期,从而购买一线城市地产、黄金、国债等避险,其中一线地产和国债这两个池子资本的进入,是政策面希望看到的。

只是这样的格局并不能解决虚假贸易带来的大规模资本流出问题,也不能解决地产继续开工50亿平米的库存增量问题,在一线房产量价齐升的刺激下,地产商仍旧会积聚在核心城市。

实际上,这符合当年日本政府的逻辑,中国亦步亦趋的追随日本走了所有的路。

如果本月26号的G20会议,中国接受了新广场协议,或相当于此的承诺,我不会惊讶。

除此外,所有的希望都在于坊间的口号:北京上海房价永远涨。

人有信仰是可以理解的。

------------------------------------------------------------------------------

更多深度经济解读,请参考橡谷官网 www.ott.ac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