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海滨 • 正文

王海滨:权力的基础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罗茵

几年来,我游历于东南亚,目睹柬埔寨和缅甸的巨大变化。

借助于西方的不断支持,与昂山将军的声望,昂山素季以其牺牲和弱势女性的坚韧,帮助民盟赢得权力。而丹瑞大将看到茉莉花革命带来的中东巨变,和萨达姆、卡扎菲等人的悲惨结局,再回顾上一任独裁者整个家族在失去权力后的生死覆灭,以及佛教信仰带来的内在驱动力。在美国国会东南亚事务委员会主席韦伯介入后,双方找到一个契机,开始和解,军政府退出权力。

于此同时,柬埔寨救国党主席桑兰西开始推翻洪森政权人民党的努力。

我对于其中的是非不做探究,只是看权力的演变。

桑兰西谋求权力的过程中,发展和借助于工会力量,导致柬埔寨的商业环境恶化。如果以经济学研究的结论和民众福利的影响来看,这行为是非常糟糕的。尤其是对于来自华人世界的成衣业和鞋类制造业来说,同时如果制造业因此衰退,也将影响国民的业。

如果你认同桑兰西是一个杰出的为国为民的政治家来说,这显然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所以政治的逻辑在于权力获取的过程中,没有是非,没有道德。

因为美国拆除李将军雕像引发的左右冲突,激进的白人至上组织和同样激进的反法西斯左翼组织,在现场产生了暴力冲突,并引发民众死去。这导致了索罗斯最近被10万人白宫请愿,要求没收其资产。因为他资助了基于阿林斯基主义的左翼激进组织。

阿里斯基主义在化推广民主的过程中,为推翻固有的政府权力居功至伟,甚至包括奥巴马当年的当选过程与朗普竞选成功的过程,都同样的使用了阿里斯基的社区运动准则。

各意识形态基金会资助的和强国政府资助的社会运动,在世界各地不断上演。组织者以志愿者组织的形式介入,各NGO大行其道,其目的大多数是为了权力。

我在观察东南亚的政治运动、中东和美国两次大选的行为模式之后,总结权力的两面。在获得过程中,其核心基础是:破坏。

获得后的核心基础是:控制。

桑德西创建和支持了大量工会运动,其本身背后的力量当然也有欧美的力量,主要是来自美国和法国。行为本身并无道德观可言。洪森的人民党对于管理国家的过程,是非常有效的。他全面开放,资本顺畅的进入,腐败当然横行。然而社会在发展性腐败的途中,资本、民众、权力是多赢的。也是说,资本获得了收益,民众获得了收入,权力巩固了基础,官僚体系获得了同等收益。

这是个共赢的过程。如果考虑中国的模式,中国过去三十年的强力控制,因为80年代末,打消了所有的社会运动,所以三十年的和平发展带来了巨大的腾飞。西方经济制裁无能为力,因为目睹巨大机遇的世界各地华人蜂拥而入,之后日韩欧美资本跟进分肥。

但是对于柬埔寨这样的小国来说,强国的势力过于强大,甚至柬埔寨的整个法律条文都是法国人写的。因而洪森不得不照顾西方的利益和影响力。所以他放纵了工会和国家NGO势力的渗透,甚至制定了《劳工法》和《工会法》,以满足民粹的胃口,这是因为哪怕柬埔寨是表面的民主选举社会,他也需要大选去确立自己的权力合法性。

这给了桑兰西和救国党机会。

桑兰西可以在资本和劳工的双赢中制造矛盾,因为人性是贪婪的和不劳而获的。所有的权力史都告诉了这一点是最有效的。

破坏现有的平衡,才能制造机会。因此向劳工宣扬资本,甚至宣扬中国商人的为富不仁,并宣扬政权的贪腐,可以制造机会去蛊惑民心。因此在建立工会,并提高最低工资的过程中,救国党赢得了选票。

洪森在面临2018年的大选时,不得不用盘外招去对付桑兰西和救国党,以司法控告逼迫桑兰西离场,并在桑兰西辞去救国党主席后,再以叛国罪逮捕救国党现任主席。

这个样本充分说明权力基础的两面:破坏和控制。

在奥巴马和朗普当选的过程中,我们可以观察到竞选团队的策略和行为模式。他们同样的定位在破坏,也是定义成建制派的对手盘。定义现有政权,包括华盛顿和华尔街的邪恶,然后蛊惑底层。一个借助于非洲裔和其他族裔底层自由派的支持,一个借助于白人底层的愤怒。

权力获得过程中,激烈的清晰的破坏性的主张,是最有利的主张。中间派的主张是无力的,这导致了布什家族和克林顿家族的失败。

朗普执政八个月的成绩并不出色,引发了声誉的崩塌。但是美国朝野双方都在通过破坏性的主张,而不是控制去试图赢回权力。

左翼通过拆除南北战争时期南方人物的雕像,刺激白人至上者出来游行,并进而用暴力手段激发这样的事件升级。朗普与右翼放大这样的冲突,以维护基本盘,并捍卫自己的权力,避免被国会弹劾。

他本来有个机会制造对中国的仇恨,把敌人定义到国外,但是他在当选总统后,面临的是国家经济真正的命脉,身边家族主流意见的影响,使得他意识到保持中美的合作,对美国经济的前行至关重要。同时他一定会明白,美国白人劳工真正失业的主要原因是智能制造,次要的才是中国的竞争。

这使得美国主要的政治运动将会类似中国文革时期的冲突,传统历史和撕裂性仇恨的掀动成了主要手段。

在台湾近二三十年的政治运动中,民进党则毫无顾忌的定义大陆是敌人,煽动仇恨。这使得国民党节节败退。虽然这导致了台湾失去了跟随大陆发展经济的机遇,政客很显然并不在乎。

权力是不顾国家利益的,这一点,在所有国家权力的更迭中,我们都会看到同样的行为模式。

社会观察者可以慢慢的理解这点,而商人需要思考一个政权变动中的生存之道。

这是今海滨告诉你的。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