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海滨 • 正文

王海滨:半岛谈话:我(们)往何处去?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邓莎

半岛1919是我的办公室所在地。

一些朋友会跑来喝茶。

我本来约了两个朋友扯淡。有时候我会跑去北方,有时候朋友会跑来上海,只是为了长谈一天到深夜。不过这次一个朋友有事过不来,电话里聊了几个小时。另一个朋友,过来我这里坐了一个下午。加上去年年底,与海外归来的一个朋友谈的内容,合并为本文。

我在精神层面遇到一些障碍,与同为基督徒的朋友聊了很久。

对于基督教的传播而言,很明显存在社会行为心理学和社会传播学的痕迹,以行为心理的引导和暗示,包括广众之下的现场狂热传播,我毫不客气的指出,因为群体聚集时,人的智商最低,心理防线最弱,所以更容易受到气氛的催眠变得狂热。

我曾经啃过两本大部头的美国学术类著作,社会行为心理学,并研究过身体语言。因此,我对牧师和传道者的肢体语言很下意识的分析,因而知道一些人在说谎和过度营销。同时,我也洞察到这些知名的牧师,利用大规模的聚集,对社会群体心理学的把握非常深刻。

与我,宗教是很私人的东西,因而在我潜意识里激发了强烈的反感和抗拒。

我能够去倾诉烦恼和长时间交谈的人,一定是很有智慧的人,你要明白,这不是一夸耀,而是阐述事实。北方的朋友思考了一会儿,在电话里告诉我,基督教信仰是人和神直接的关系,他当然也不否认所见到基督教传播中的显而易见的营销和传播学的运用。然后问我,你想象一下独自在一个星球上,所有烦扰的背景都已经消失,只剩下你独自面对神的场景。

我们所需要的宇宙和人生的最终解释,是在独自面对神的那一刻,去醒悟和明了。

更多的我们谈及中国的经济和未来。

下午我接了另外一个朋友到我公司来喝茶,顺便先谈及了电话里的话题。他拒绝把自己的灵魂放入一个窗户里,尽管那样很舒服。这句话里,你会明白我曾经阐述的,如何给自己建立信仰。像我这样价值观完整,潜意识极强的人,在放下自我,打开一个角落,放一个神进来,做法是植入一个子,自己建一个城堡和牢狱,把自我锁在里面,直到那颗子长成参天大树,根深蒂固。

这个朋友说,我明白那样会很舒服,很安全,很爽。但我更珍视灵魂的一点东西,那个叫做自由。我愿意让这点自由在灵魂的飘来荡去。

他读过道德经,宁愿在心灵的深处寻求道的存在。

我接过话来说,神是无形的广阔的存在,道也是无形广袤的存在。那么,当我独自面对神,和你独自面对道,是有区别的吗?

朋友沉吟了一下,他说那也没有区别,说明到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汇之处,最顶层的并没有区别。只是道或者神在世界各地开的不同分店而已。

基督徒、天主教徒、东正教徒、伊斯兰教徒、犹太教徒、甚至摩门教徒等等一定不会同意这样的看法。印度教徒或许能接受,宇宙深处只有一个大梵天,呈现在世间有多神的面目。

但其实我明白,我说的,和朋友说的,并不是一回事。朋友说的是灵魂自由,遨游于虚空,与道同行,并融合。这是中国人天人合一的潜意识。

我说的是归属,放弃自我,将灵魂置于神的天国。

尽管基督教认为,神给人自由意志,但核心还是强调信众归属于耶稣基督和神,做神的仆人,按照圣经的一套生活方式去做,这是神为你设定好的救赎之路。

这都是坐而论道,没有结论。谈及离去与否。

海外归来的,和下午坐在我这里的朋友,都是根深蒂固的热爱中华文明的人。从这往上追溯,都是三代高级知识分子。灵魂深处的家国情怀,如同烙印一样,刻骨铭心。

即使如此,海外的朋友劝我,你是要做个选择去海外,因为时刻可能到了,未知的命运可能会动荡,我们宁愿自己是错的,但不要置身于戏剧中去体验危墙之下的感觉。

于是,我们也谈及这个问题。

朋友说,我在这个环境里,与整个身心契合的,是这个国家的一切,包括我喜欢的字画、喝点茶、听到乡音,这是这个国家留下来的气场,与我精神层面的东西能够贯通。你让我去海外,我并不会适应那里,那不是我的地方。那边的人可能去酒吧,去打个橄榄球。我可能去茶馆,去打个太极拳,闲下来写一下毛笔字,鉴赏一下水墨画。

这是我的灵魂家园。

于是不免谈到国运。

我们都不约而同谈到国运。

朋友说起我庙,说此时此刻,可能是老天爷要在这个时间里,找到了这样一个人,有想法,有手腕,有作为,然后完成中华文明复兴的改变。

不可否认,我们谈起过多次,所有的朋友都曾谈及这个话题。

但我们为何要谈这些,难道我们不能混吃等死吗?因为我们的后代置于此地,或置于他地。过后几十年,几百年,是否我们这个文化加持的精神,仍保留有故土和家园?

在世界的文明存续中,先进文明会继续存在,弱势文明会依附或反抗,直至消亡。

我们的问题在哪里?

是一个选择题。

当我们从论道落地,直面微观的层面,实际的与衣食住行生老病死诸般杂事相交,看到惨淡的人生,我们才能知道生存的艰难。

比如经济周期和规律是一个政府需要面对的事情,也是国民所要面对的事情,他们是否坦然面对到来的经济调整,萧条和失业,生活水准下降,资产价值消失?

如果你认同天道,如同朋友所说道的阴阳轮回,那无论你在何处都可以坦然视之。

问题在于我庙的合法性,是以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准提升为契约的合法认同,这是一契约。这也意味着,我庙背负了一个与经济规律和周期大趋势相悖逆的责任,无法脱卸,出了问题,万夫所指。

这导致整个经济政策不得不不断的去扭曲经济规律,直到最危险的境地。

这也是海外的朋友劝我离开的核心原因。

我问朋友,我庙是否能够去在法统和宗教背书中找到一个明确的点?比如是民主宪政,还是君权神授?实际上,君权神授是最难的,因为人们不会接受。然而能接受老马吗?一个海外的大胡子,主流边缘化的计划经济学家,能够让中国精英阶层的士大夫们接受吗?能够让中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们接受吗?

你想想一下,当中国知识分子在寻求道的痕迹,在灵魂深处独自面对掠过的神灵或宇宙空灵,能接受一个外国大胡子掠过天空,告诉你:老马,我是道?

这是常识,你问几千万成员,他们在灵魂深处面对精神层面的指引,无论是坚信唯物主义,因而去寻求理性的道的解释,还是相信神灵的道的追索,都不能接受。

那么,你怎么确定马教是我庙的权力道统呢?实际上,我庙也不敢冒险,只是以经济增长和国民富裕作为标的物去实现。

这是一条艰难的道路。

对于中国人来说,几千年潜移默化形成的天人合一、祖先崇拜的泛灵主义信仰,是最容易拣选的信仰。儒释道精神在过去的上千年里,指引了历代王朝发展。虽然并没有避开王朝的更迭和宕机重启,那么需要改良的,是要避免王朝更迭的致命之处。

所谓文化复兴的精神指引,给国家政权带来合法性的基石,难道不是最恰如其分的一条路吗?

如果我庙的精英们能够顺理成章的说服国民,道统能够以更符合现代文明的面目出现,能够让国民接受我庙在重修大殿,树立各位神佛仙道,接受这个庙代表中华文明的合法性。

至少中国人能够重新回到一个平和的精神时代,去寻求直面经济层面的危机和结构性改革,去面对人生的苦难,去奋斗和努力,去建立道德底线,尊重灵魂世界、知识和艺术、私权和宽容。

这是不是能够开启一条平和的道路呢?

你我的恐惧难道要一直存在吗?

未完,待续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