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海滨 • 正文

王海滨:2015年末的呓语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马慧霞

最初这里和我其他地方的文字一样,只是一个日记,我当年的确以为这只是一个网络日志的地方,写来自己看看,比纸质的东西容易保存,我总是搬家,丢掉很多东西.

结果到了现在,是会惹人品头论足的地方.

也ok,在一览无余的时代,我们每个人像没毛的猴子一样,光着灿烂的红屁股,在网上和现实中,被人观察,也相互观望,看见你去了一个城市,一个商店,停留在哪一个货架,买了一件什么衣服,信用卡划掉了多少钱,手机里拍了什么照片,说了什么话,回来打开电脑,发表了什么言论,看了什么书,浏览了什么网站,订购了什么东西,有什么隐秘的爱好.

很久以来,我懒得躲藏,因而在网上别人很容易找到我,知道我是谁.

于是我这个人的一切,包括所有的丑陋和光明,都一览无余.

下午和朋友们聊天,说起那些往事,因扯到人心,和人性.

十来年前,我陷于困境,在黑暗中挣扎,小女刚好出世,来到一个莫测的世界,我这个父亲尚不知道能否养活她和她的母亲,负债累累,仍在挣扎,整夜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于是在网上写了第一篇,发泄地狱间的苦痛.

因而引来同情和评论,你可以认为是善意的,也可以认为部分是看到同在烂泥地里趴活,突然看到一个被踩到烂泥深处的,愉悦感和上层感油然而生.我很多年后才体会到这一层,是因为当我爬出烂泥坑的时候,同样的一批人,在经坛演绎了一次著名的炸坛事件,整个网络平台的人,如同疯了一样的攻击、谩骂、泄愤,只针对我一个人。

我对朋友们谈起这件事,很难理解吗?并不是这样,郭德刚同学说相声,你要往下看,你会觉得很幸福。我是那个给人提供幸福感的人,当我试图往上爬的时候,人们开始嘲笑;当我即将爬出泥坑的时候,一双双带着烂泥粪便的双手开始抓住我的双腿往下扯;当我站在坑外时,愤怒的仇恨声如同地狱里飘过厉鬼的吼叫。

一些仇恨积聚到常年累月的追杀,不管我到什么地方,一路过来谩骂破粪。

人与人之间可以憎恨到这个地步,于是我可以理解周星驰拍西游记,蜘蛛精追了五百年来杀白骨精,他问:有这么大仇吗?

这既不是杀人父母,也不是欠了人钱财,只是我们曾经一起厮混过那个鱼龙混杂的泥坑般的地方,相互知根知底,你不是什么豪门,他也不是什么权贵,你我都只是底层打滚的烂人。

然而上面那么好混吗?

朋友们说,你不必一直声称你是一个包工头,这让人很难堪,甚至愤怒。人们花费了巨额金钱,在海内外的高校殿堂,拿到硕士博士,又在金融业从事民工工作多年,好不容易才拉帮结派,靠着关系,靠着经验,靠着荫蔽,即使没有成为大鳄,也混了个脸熟。突然看见个泥腿子,脚上的粪还没有擦干,丝毫不掩饰自己是刚从烂泥坑里爬上来的底层刁丝,不懂得礼貌,也不懂得和气,这么堂而皇之一脚踩了进来。

你想象过别人的感受吗?

再加上我狂妄自大、大嘴放肆的言谈,这不难解释那些年博客微薄的风风雨雨,各争吵和打斗。

底层做事要狠,上层做事要装。

这是全部做人法则。

很多时候,我已经忘了这些年;出于对人类的恐惧,无论是底层还是上层,我离开城市,到偏远的地方,住在乡镇,人迹不多。即使如此,你我都不可能远离人群,人是群居动物,也密布地球。在这个世界的每一寸土地,从高楼大厦到沙漠,从森林到海洋,每一个平方公里计算的地块,都充实着人类的踪迹。

我曾长时间的在乡间开车,经过湖泊、河流、田野,看着一只只白鹭飞过,一条条船缓慢的驶过大河,看着夕阳染红了天空的云,看见风吹动树林,直到夜幕降临,我在黑暗的小路,开启车灯,照着树林组成的隧道,想要遇见它界的灵魂,看一下那边的妖魔鬼怪,是否会更恐惧人类,抑或我更害怕他们。

在经历这么多时间的平静之后,心灵的平静被打破了,原谅我在新年的开始之际,写下我的心绪和不平静。

愿神与你同在,天使在夜空飞舞,家人喜悦。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