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许多余 • 正文

许多余:奥运会也应该允许反对的声音_许多余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李雯婷

奥运会也应该允许反对的声音

郑小琼 许多余

许多余:是什么给了写诗的灵感,是生活的经验还是对于生活状态的抵抗?一开始写诗的目的是什么?

郑小琼 :写诗一定要灵感吗,我不这样认为,我一直写诗对于开始是一爱好,不是对生活经验与生活状态的抵抗,纯粹是看到别人写,觉得自己也能写,写了.

许多余:你觉得自己诗歌写的好还散文写的好?你写过小说吗?

郑小琼 :我一直认为只有真伪,对于好坏我并不在意,最重要的是表达了自己想不想表达的东西。

许多余:随着你先后几次获奖,社会和媒体对你的关注越来越多,你觉得自己处于一什么样的境地?

郑小琼 :社会与媒体的关注对于我来说,有时候会压缩我的空间.我最初有一不适从的感觉,慢慢调整过来,恢复自己最初的感觉,媒体一直将我塑造他们眼里的形象,而我觉得要做自己的形象.

许多余:你对"打工诗人"的身份是否认可?有人说你的出现,代表着一个群体的觉醒和崛起,你怎么认为?

郑小琼:对于打工诗人这个名词,我已有过很多次发言了,我不知道为何媒体从来不在意我的发言与立场,回到上一个问题,是媒体眼中的我与真实的我,是有区别的,这便需要我适应自己,而不是被媒体某力量扭曲过去.

许多余:我读过你的诗歌,比如铁等,感觉里面有着一股揪心的力量,这力量是从哪里来的?你说现实生活远比你的诗歌中要残酷的多,当你看着工友们伤痕累累血肉模糊的时候,你的心情怎样?

郑小琼:我想你看的散文铁.我写过一首铁的诗歌,但是那首是失败之作.

许多余:随着当前诗歌各流派的相继出现,各纷争和漫骂也如洪水般蔓延开来,比如前几年的下半身等,你认可他们吗?

郑小琼:对此我相当认可,对于写作,我一直这样认为,我们需要从多个方向试验,是试验,我们允许失败,对于下半身的同仁,我个人是十分尊重他们,包括沈浩波,朵渔等,别是朵渔,他的诗歌与视野都相当开阔.

许多余 :如果需要你给自己一个定位,你觉得自己的身份是什么?诗人?打工诗人?作家?或者其它。

郑小琼 :我的身份是定位:女性,四川人,郑小琼,这些足够了,其他的对于我并没有多少作用

许多余:你觉得什么样的诗歌才算是好诗?有什么标准吗?

郑小琼 :我想划一个诗歌标准出来然后以此来衡量诗歌的好坏,这标准本身是愚蠢,我们可以某首诗歌来发表个人看法说它是好诗,或者个人认为不好的诗.而不引伸到类型化僵化的标准了

许多余:上次你对我说,你还在工厂里,为什么?是你自己喜欢那生活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郑小琼:可能是自己适应了工厂节奏生活.

许多余:很多人都把你当作打工群体的代言人,你愿意吗?想过给他们做过什么吗?你觉得自己能给他们做些什么?

郑小琼:对于代言人这个东西,我终始是怀疑的,象作为个体的郑小琼,我只能代表郑小琼个人,同样,我想作为八十后的我,你许多余同样不会同意郑小琼能代言八十年后的许多余吧,

许多余:你觉得小说 散文 诗歌,你更适合写哪文体?

郑小琼:我没有在意过自己适合于哪个题材,可能现在写诗歌相对来说多一点.

许多余:当地文联有向你招手过吗?

郑小琼:文联曾跟我说去编杂志之类的,或者做其他事情的,有过这的意愿. 不过这只是一份工作,也许我自己感觉不适合吧,所以没有去

许多余:我看你的BLOG名为独自浅唱,是不是你觉得自己难觅知音?

郑小琼:独自浅唱可能是我的一心境吧

许多余:你感觉自己的生活状态,也是成名后与成名前有那些不同和改变?

郑小琼:生活状态,我现在没有改变是说明我对这生活还是满意的,成名之前与之后,对于我并没有我多少改变,只是关注的人多了些,但是这些关注于我,意义不大.

许多余:你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你现在离理想生活还有多远?

郑小琼:我对生活基本是认真过好每一天,对于未来没有太遥远的眺望,所以这之间也无所谓距离的。

许多余: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你理想中的爱人是什么样子的?你比较看中他的物质还是文化?

郑小琼:对于私人问题,我想还不要答,不想八卦这些,我想还没有跟公众好得可以让公众分担这些隐私的程度

许多余 :你比较欣赏那些作家(诗人)?

郑小琼:我欣赏的作家西蒙娜薇依

许多余:西藏问题给你带来了什么触动没有?奥运即将来到中国,在奥运火炬的传递过程中,受到了许多干扰,你觉得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是什么?你对法国的印象如何?现在中国人民都在忙着抵制家乐福,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郑小琼:这个事件让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我们国家老是有台独,疆独藏独之类,我们在反对之时,更需要寻找这里面深层次的原因,对火炬干扰之类的,其实做任何事情,我们都需要允许反对者的存在,如果做一件事没有一个反对者,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甚至会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这是一个价值多元的时候,我们需要允许表达不同意见的声音与行动,我并不认为干扰了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八国会议外面是反对者的游行,同样奥运会也应该允许反对的声音.我对法国的印象相对好,毕竟有雨果,巴尔扎克等作家的国度,我会去家乐福门前表达我反对他们支持藏独的立场.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