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许多余 • 正文

许多余:二月河叫嚣作家免税是对我们的侮辱_许多余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罗莹

今天接受了一个报纸的采访:

记者:你认为大多数作家单靠写作能不能谋生?

许多余:基本不能,大多数作家靠写作都无法生活,这是目前中国年轻作家的现状。

记者:你认为国家是不是该给作家一些措施,让他们能靠写作活下来?

你对目前作家的生活状况改善有什么建议?

许多余:我觉得国家的措施不能从根本上改变问题,需要改变的是国人的思想观念。目前人们对待文化依然是处于无知的蒙昧状态,许多人都没有弄清文化和娱乐的区别,认为流行的是经典,对于艺术别是文学缺少自己的理解和判断力,这促成了文学不被重视。作家的生活被忽视,明星歌手的八卦反被人津津乐道,这是作家不被关心的一表现。巴金的死亡比不上陈冠西的艳照。

目前作家想改变自己的生活现状主要还得靠自己,写作是追求,是精神的需求,它本身应该与生活和物质分别开来。比如,你可以白天去摆个地摊,赚点钱租间房子买饭吃买烟抽,晚上写东西......

记者:你的意思是说作家跟金钱是没有关系的?

许多余:有关系,但不是质的关系,物质不能决定创作。

记者:二月河免税听说过吧? 你的看法如何?

许多余:任何人都应该纳税,我认为免税不科学,作家不需要殊化也不需要同情,他们最需要的是理解。二月河呼叫免税从个人来说完全是在作秀,是一富人自我保护的自私心理,是对我们作家群体的一侮辱。一般想免税的作家收入都很丰厚,还不想交税那一点奉献精神都没有了!生活艰难的作家一般都不在乎,比如你有100万的收入得交几十万的税;而你的收入100元只需要交几块钱。

记者:那工资收入2000以下不交税,作家收入1000块得交税,你认为合理么?

许多余:这是另外一回事,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作家 是一个社会的灵魂,本来你生活比别人累,你所背负的东西比一般人多,这都是你自己选择的,作家本来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再吃点小亏也没有什么。

记者:很多人认为作家是一个普通的,我也是写书的,我认为作家不是一个很很殊的,对大多数人来说,作家只是一个兼职,除了作协以外,中国几乎没有专业作家,你的看法是什么?

许多余:我基本同意你的观点。作协是个混饭吃的地方,但为什么好多作家都想进去?我觉得那是一体验,一虚荣的体验。好多国家都没有什么作协的,中国人爱戴高帽子。动不动爱拿什么什么协会会员说事,什么理事什么主席,在别人面前一摆,靠,谱多大呀!

记者:你对目前作家的生活状况改善有什么建议?

或者说,作家的生活状况需要改善么?

许多余:我认为作家可以通过调整自己来改善生活。从小的方面说,是除了写作你还得有个可以赚钱的来维持生活,同时做些写作之外的事情也丰富了自己(为自己写作提供更加充实的素材)。

从大的方面来说,作家要改变自己对待同行的态度。不患寡而患不均。许多作家的富有不是因为作品,而是因为其它的外在因素,我觉得这些富有的作家应该自觉地做些奉献,比如成立一个什么基金会,自愿捐钱,给那些贫穷的作家一点力所能及的支持。外国有一个作家(叫什么我忘记了)把自己获得的一个非常大的文学奖奖金转给了卡夫卡,那时卡夫卡一点不知名,并且他们之前也不认识,这唯作品说话的由衷的不势利的尊敬,我认为代表了一个真正的作家的尊严和人格魅力,中国作家有谁做到这样吗?

记者:作家生活状况这样苦下去么?

许多余:天下劳苦大众那么多,区区几个作家算什么?

记者:你觉得不用改变么?

许多余:除了自己,还有什么更需要改变的呢?当然,如果国家愿意“包养”我们,那倒是很不错的事情。但前提必须是:天下人都富有了,人们都过上好日子了,那时作家还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山西青年报》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