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许多余 • 正文

许多余:我们怀揣慈善的愿望蹒跚前行_许多余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任青

那个名叫怀望行的慈善梦想家

五月的一天,有个陌生人加我,添加消息上有“慈善”字样,我让他通过了。那时我正在合肥忙于给小馨怡募捐。每天都要忙许多事情,一会是报纸采访,一会要做电视节目,隔三叉五有陌生电话——大多是一些热心人——或问我事情的进展,或帮我出谋划策,或捐款,或赞助。

回到那个陌生人,他说他叫怀望行;我问他是怎么知道我QQ的,他说先是在报纸上网站上看到我的事迹,然后到我BLOG上找的。我又问他是哪里人,他说,江西的。

接着他发他五月在江西做的那些活动的给我看,那些上的他和我一样,也剃了光头;所不同的是他的光头上刻有“光头国之父”,我没有。接着他又叫我去看他的官方网站.我不禁为他的一些奇妙的想法赞叹不已,这家伙太有创意了!他的“公益旅游”之“真善美大道” 、“真善美生命基金”以及光头国的设想非常大胆,但说句实在话,我打心里觉得不太现实,甚至说很玄。

他不停地向我解释他的一些慈善理念,并问我以后可不可以合作。我说可以当然可以众人拾柴火焰高,所有有爱心的人都应该联合起来。

后来,他又做了许多很有创意的活动,几乎每次活动开始前他都会和我商讨活动策划方案。在这方面,我们交流很多,每个想法都尽可能做到简单(为节省资金)周全(每个想法都牵涉到一个可爱的生命啊!)。

有一天他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搞写作的。他说,我为有你这样的作家感到高兴。我问他是做什么的,他说,他是一个做小生意的。我说,我为有你这样的商人感到光荣,为富而仁。他说,其实,我一点也不富。

我说,其实我很穷。我刚刚工作两个月,工资甚至还不能解决温饱,并且即将被开除。

他问我,为什么?

我说,为了小馨怡。

小馨怡没能和我们一起过上今年的儿童节

5月28日对我来说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日子:小馨怡由于感染突发性肺炎离开人世!

消息一出,我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我一个也没有接。这太出人意料了!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那些媒体。更不知道该如何向那些热心人说些什么。我不敢让媒体继续报道这件事情,任何出现在媒体上的消息都有可能给小馨怡的家人带来意想不到的伤害。我也不敢去医院,我害怕听到吴胜松夫妇绝望的哭喊,我怕他们见到我会崩溃。

我爱那个可爱的孩子,她很懂事,也很坚强,我从来没有听过她的哭声……

怀望行兄弟知道小馨怡去世以后,给我打来电话,安慰我,叫我别太伤心,同时他也打电话去了孩子家里,安慰她的父母。

其实,我们已经为小馨怡募捐到好几万块钱了,如果不是因为突发的意外,募捐到二十万真的没有什么问题。毕竟有那么多合肥市民被感动了,参与了进来;毕竟那些天,几乎每天都有人捐款(或打进账户,或直接去医院送给孩子的父母)。

但是, 小馨怡没能和我们一起过上今年的儿童节。

那些日子,我很消沉,小馨怡的离世给了很大的打击,同时也打乱了我原来的计划。

募捐已经不能再采取传统的方式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慈善到底应该怎么做?

社会虽然在进步,经济虽然在发展,生活水平虽然也在提高,但是人民的慈善心却在逐渐消减。但这并不怨人们。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是善良的。但是,无限增大的生存压力和无限加快的生活节奏,无时无刻不在摧毁着我们的良知。我们正由于忙碌而困惑,由于困惑而怀疑,由于困惑而麻木。

那么,该如何唤起我们的良知和善心呢?

无数次的欺骗使得我们对慈善充满疑虑——乞丐们披着虚假的羊皮继续招摇撞骗于闹市。残疾“制造商”继续搜集流浪儿童(甚至婴儿)制造残疾而后“圈养”,这些被蓄意制造出来的残疾人即将被投放进“”,为其主人忠实地敛财。

街上到处是打着“家父死亡跪求安葬费”、“丈夫车祸丧身我怀孕无钱回家”的“乡村小学女教师”、“灾害家破人亡求好心人帮我上学”等招牌的骗子。

……

所以慈善已经不能再采取传统的传统的方式来做了,因为其信任度太低,不但起不到任何效果,往往还会引起世人的猜疑,甚至厌烦。

每一个慈善活动都应该做成行为艺术

首先,行为艺术从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的胜利需求.

把慈善做成行为艺术,以一次或数次行为艺术来吸引世人和媒体的目光,制造影响,引起关注,从而最终达到慈善的目的,回归慈善初衷,这应该是一比较理想的方式。

由于现代人的多疑和疲软,他们需要新鲜的刺激,而以行为艺术的方式推出的慈善具有一定的娱乐性和新闻性,这满足了人们一定量的“生理需求”——即:劳累的身体需要放松,疲惫的视觉需要冲击,麻木沉睡的善心需要唤醒。

其次,行为艺术的慈善是一全民普及的慈善

采用行为艺术方式的慈善具有投资小、见效快、成功率高等点和优势,它不像“演唱会”募捐那样需要前期投入庞大的资金;也不像“希望工程”那样需要政府出面以行政干预的方式介入支持。它需要的仅仅是思想和理念,只要你有足够多的点子,任何人都可以做。所以说他是一草根的行为。草根性的行为艺术离我们的生活最为接近,所以它使得全民参与成为可能。

只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那么所有的困难都不是困难,都可以解决。目前“白雪病”群体是最值得关注的弱势群体,并且大多数或者为未成年儿童。目前,没有一个民间慈善机构可以承担这笔“天文数字”般的医疗费用。

我们要把每一次慈善活动都做成行为艺术,让全民参与进来。我们怀揣着慈善的愿望蹒跚前行。虽然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我们会努力克服。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