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许多余 • 正文

许多余:《南风访谈》对话步非烟:情到深处,就是传奇_许多余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周志光

(此文未经许可,谢绝杂志及报纸转载)

许多余:步步好,感谢你接受南风访谈,跟《南风》的读者们打个招呼吧。

步非烟:《南风》的读者们你们好。古人有一句话“好风自南”,在日渐清冷的秋日里,祝你们事事趁好风

许多余:2011年过了大半了,今年感觉如何?

步非烟:今年感觉还不错。其实从去年7月我结束了创作周期长达8年的长篇系列《华音流韶》后,已经空闲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不过大概11月的时候,会有新系列《玫瑰帝国》出版。希望以往的读者们继续支持我。

许多余:《玫瑰帝国》,这个书名蛮有诱惑的,艳丽中充溢着无法遏制的亢奋感,我记得叶芝有首诗歌叫《致秘密的玫瑰》,他好像是写给一个女子的,你呢?写这个系列的灵感来自哪里?

步非烟:其实这个故事是一个勋业与爱情的故事,篇名里提到了代表勋业的帝国,和代表爱的玫瑰。希望传达出一宏大与柔美对比带来的张力,一世界劫灭后鲜花盛开的感觉——无尽勋业与永恒的爱,巍峨都城与怒放的玫瑰。。。。这个故事的灵感最初起源很简单。因为《华音流韶》系列即将结束,有个很悲伤的结局。不仅读者被虐,我自己写到最后也hold不住了,于是想,如果在另一个空间里,这些我所爱的人物经历着一个迥然不同的世界会怎样?本来只是对自己的甜蜜安慰,没想到后来这个虚拟中的世界越来越宏大,完整度甚至超越了《华音》,也有了很多更复杂、更可爱的人物。所以我决定将它作为我未来几年的创作方向。透露一下,这个故事并不是古代武侠或者奇幻,而是发生在我们现实世界的平行空间里。这个世界有好莱坞,有考试,有可乐,但不同的是,当时的世界是统一的。五洲四海第一次成为一个国家,统一在一奇的君主立宪体制下。我们的故事将在那个世界里发生。

许多余:很多人对你很好奇,一个姑娘家怎么写起武侠小说了呢?

步非烟:80年代初出生,正好赶上了港台武侠剧的热播。83射雕英雄转万人空巷,来不及等,于是开始去租书店租小说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很多人觉得爱好武侠的女生少,其实不是这样的,真的有很多很多。因为武侠中有一殊的梦境,是很多女生都愿意进入的。有些东西,大家可能太局限于思维定式了,举个例子,在阿加莎克里斯蒂之前,很多人认为女孩子逻辑能力比较差,不应该适合写推理小说,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同样,我希望我们之后,不再有人说女生不适合写武侠了。

许多余:是不是女孩子更容易产生英雄主义情结?

步非烟:是的,大部分女孩都有。

许多余:有句话,叫美女爱英雄,武侠里的大侠和剑客们,大都是武艺超强、充满正义、爱憎分明、敢爱敢恨的汉子,当然也有女英雄。我想问的是,你的创作,是来与于自身的想象和幻想,还是与现实世界有关,但又比现实更完美的——再创一个属于自己的理想的世界?

步非烟:我想任何的创作都是基于现实的,幻想主义文学(包括武侠 奇幻推理等)的魅力在于,在现实的基础上,缔造一个更美的世界,完成我们在庸常世间无法完满的梦。自远古以来,任何神话都不是无中生有,所谓神祇、英雄、侠客,其实都是我们谛视自己的另一面镜子,我们在琐碎生活中遥望的一个完满自我。这遥望有时候会给人以力量。我的一个读者对我说,她非常喜欢我的作品,喜欢我笔下的那个世界,只因为,“现实世界中再难觅得那一个烟柳画桥,菱歌泛舟之地。”我的愿望,是构造一座神奇瑰丽的水晶宫殿,让所有喜爱她的人们能够自由的徜徉其中,歌哭其中,寻梦其中。

许多余:知道你是80后作家中最高产的作家,迄今为止,你总共写了多少部作品?

步非烟:我觉得最肯定说不上,如果比起起点、晋江上的大神们,我的速度简直是弱爆了:)我的作品由于都是长篇,1、2、3、4、5、6册这样才算做一部,所以很难用部来算。单行册的话,有20余册吧。

许多余: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部?在你塑造的人物中,你自己最喜欢哪几个?

步非烟:我最满意的作品,应该是即将出版的《玫瑰帝国》了吧。在这个故事里,我终于放下了之前非常纠结的情节,非常纠结的修饰,非常修饰的辞藻,洗净铅华,追求一简单的快乐与感动。我塑造的人物中喜欢的不少,比如华音中的杨逸之,天舞中的石星御(有一个关于他的新单元剧即将在期刊上连载哦),玫瑰帝国中的玛薇丝、Candy。刚才说了玫瑰帝国这四个字的含义,无尽勋业与永恒的爱,其实在一个人物——玛薇丝身上完美体现了。至于具体的大家看小说吧。

许多余:《南风》的读者有很多都是青少年,我相信很多弟弟妹妹都处理不好自己的爱好(文学)与学习之间的矛盾,请给他们支支招哈。

步非烟:我一直都算是好学生的,虽然也淘气,但可能比较有考试的天份,能用最少的时间搞定最多的考题。小学的时候严重偏科,只有语文很好,数学是老大难问题。初中被随机分配到一所当时非常差的学校。看到运气好的同学们都去带花园带游泳池的重点学校上学了,自尊心受伤。于是决定中考要上一个全市的学校。这才开始努力学习。当然也和大家一样,上课时仍然偷看课外书、在班上传手抄本,写小说。作为女孩子,我的理化(数学不好理化很好的人也少见吧:)好得惊人,经常代表我们学校参加省级比赛。语文则是传统强项,所以总分拉开第二名很大一截了。如愿进了省重点。说实话,我觉得我人生的转折点是中考。因为我的高中非常牛气,只要成绩能在全班前几位,考上北大是不足为奇了,我们那一届有十几个人上北大清华。

许多余:很多读者都很好奇,步非烟是北大的,太厉害了!我也很好奇,一个写小说的,学习成绩怎么还能那样好,我不行了,高中时代是个叛逆的不喜欢课本的孩子,大学时基本不上课,天天泡在图书馆里,你当年是怎么考上北大的?你还在北大里读了本科、研究生和博士,可以说已经与北大产生了根深蒂固的关系,说说你在北大的生活吧。

步非烟:在北大里,我依旧保持了好学生的传统。说实话,我的大学生活很向上、很单纯。本科时每年都拿三好生和奖学金,但也并不枯燥,写小说外,还主持过诗社,写格律诗,写古文,参加演讲辩论比赛,拿过北大演讲十佳和辩手。四年中看了大量小说,听过很多大师的讲座,还尝试学画,但坚决不玩网游。我觉得,人生可以有很多模式,不一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在图书馆里艰苦4年,也许会成为一个学者;去中关村创业4年,也许会成为企业家;画四年有做中国鸟山明的可能,唱四年校园民谣也能有可能成水木清华。但宅在宿舍里玩游戏、抽烟酗酒,是绝对不会有前途的。无论做什么,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对一个人成长极为关键。

还是那句话,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文学本身和学习是不矛盾的,甚至可以说,文学会给人以力量。我们真正耽搁了学习实践的,绝不会是因为爱好文学。而是无法控制自己。所以我们才会通宵达旦地看小说,才会忘了明天要考试。无论多么美好的东西,要学会适度享用、适时享用。我们学会把某些热情储存起来,放到以后更合适的时间里去发挥。比如我在高中的时候,非常想继续写手抄本。但由于学习任务繁重,不敢放纵。我曾不止一次告诫自己,要写,高考结束后去未名湖边写。最后我做到了,我绝大部分作品的构思,都是在高中时萌芽,大学时完成的。在这个时代,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若在少年时代起,不断败给自己的欲望,那无论做什么都很难获得成功

许多余:你打算一直写武侠小说吗?有没有想过写其它类型的小说呢?其它的类型,比如散文、诗歌等你写(过)吗?

步非烟:武侠是我写过的作品类之一,我一直有些悬疑、推理以及其他幻想类题材。《玫瑰帝国》是一尝试,以幻想为主框架,其中参杂着很强的校园、青春、都市和悬疑元素。散文杂文我想每个人都会写一些,但我并不长于这一体,因为可能思想上我是一个平和的人,不太习惯于在文字中去讲思想和主义。我写过的散文也以随感、抒情为主。诗歌我只写古体格律诗。自矜一点说应该还是写得不错。我曾在北大的格律诗刊做过很多年的主编。

许多余:前几天有人问我《步步惊心》时不时步非烟编剧的,我查了下,是桐华,你知道她吗?你打算进军影视圈吗

步非烟:这个问题好乌龙,怎么会想到一块去的……我知道她,但并没有什么私交。进军影视圈,说真的我并不是很主动,但如果有好的机会,也不拒绝。不过我的小说的影视改编权是出去过一些的,至于什么时候开拍也不由我做主。所以我的态度是随缘。

许多余:随缘很好,你的感情生活和爱情观也是如此吗?

步非烟:基本上算是吧。爱情来临之前,可以随缘。爱情来临之后,却要小心珍惜,共同经营,让它可以细水长流

许多余:文学界一直对武侠小说不太认可,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上次听阿来讲座,他在谈到武侠、穿越、言情等类型小说的时候说,那些小说没有触及到人性本身,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文学作品,更多是消费品。他还说,武侠等没能在精神层面为读者建立有效的观念影响,更多的是消遣和麻痹,让人沉迷在幻想的世界里...你怎么看?

步非烟:纯文学界有这个看法是很正常的。但武侠也好,言情也好,其实只是一类型。没有人可以保证,类型小说一定不会触及灵魂。也不能保证,纯文学作品里有灵魂。这和作者如何看到创作,如何看待文学有关系。其实中国很多古典小说刚开始创作时目的是娱乐,如明清话本,但时间检验过他们是有生命力的。至于武侠小说的影响观念,我和阿来有不同的看法,侠的精神是中国有的文化瑰宝,不同于西方骑士精神或者日本武士道,从司马迁开始以至于近代,都是民族精神的一部份。我认为真正的侠有两点:对比自己强大者的无惧对抗,对比自己弱小者的伟大同情。相信如果不是太有偏见,会认同这两者的时代意义以及在我们民族精神层面上的积极影响。至于构造幻想世界,当然不是罪过,“沉迷”是一个贬义词,但沉迷于幻想与沉沦于现实、失去想象的勇气,我不知哪一更荼毒我们的灵魂。真实描述现世的作品是深刻的,但通过想象力谛视另一个自我的作品也同样伟大。

许多余:你的杂志还在办吗?

步非烟:这个我不想多谈,是因为政策敏感原因停办的。所以还是不说了吧

许多余:知道你快毕业了,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

步非烟:我已经在中文系念到了博士,还是古代文学。当初决定念博士的时候,已经放下了功利之心,纯粹是对学术一点放不下的心意。所以毕业后我会留在高校,继续我的学术研究。当然也可以同时写作

许多余:你是80后作家中版税收入比较高的作家之一,迄今为止你拿到的版税大约有多少?方便透露吗?

步非烟:这个问题……好吧,我不认为我是很畅销的作者。年入一年在30~50万之间,取决于那一年创作丰盛与否。其实和大家所言高产不同,我最近5年中平均一年只出不到3本书。

许多余:除了写作,你平时都有些什么爱好呢?

步非烟:很喜欢电影和戏剧。大概一周会有两次进影院,一个月会去一次剧场。家里更有16T硬盘全满,没事的时候会翻看。有时候会从30年代的电影看起,影史一百年发展真的是非常有趣,也诞生了很多了不起的作品、很多人生与角色同样传奇的演员。会给我很多启发。另外是喜欢购物、旅游,我想每个人都喜欢吧:)

许多余:有没有想过自己的作品能够走的更远,比如走向世界各地?拿世界大奖。

步非烟:随着中国文化的整体崛起,我们的作品肯定会比以前受到更多的关注,比如被翻译成其他文字。但至于世界大奖,我想不是一两年内可以期盼的,我说的不仅是我个人,整个华语文坛都如此。虽然华语文学的地位有了很大提升,但总体而言还是较为弱势。我们很难出世界级的畅销书。一个是由于汉语还不是通行语言,另一个是我们的产业链条还不完整。一个例子,哈利波1被引进中国的时候,的并不好。因为那个世界设定对中国读者还是有一定隔阂的。但自从电影第一部上市,立刻掀起热潮,秒掉了绝大部分本土作品。西方很多畅销书的运作之成熟是让我们惊叹的。作品还在创作,小到钥匙链大到主题公园都会纳入议事日程。如果说哈利波的确是好作品我们比不上,那么暮光之城呢?仅说原作,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们华语文坛绝对能提供比暮光更优秀的文本。但我们没有那个下行链条,文字是文字,改编与开发的后续都非常不顺,带有偶然性,所以也很难得到的推广。如果有人质问我们为何不能诞生世界级畅销书,我想说,我们不是输给某个作者,我们输给了整个产业链条。

许多余:当初开始写作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能有今天的影响力?或者说,有没有想过一定要出名。现在出名了,会不会为名所累?当你的读者越来越多,对你的期待越来越大之后,是否压力很大?

步非烟:我没想过,但我不觉得压力是递增的,我觉得压力递减了。我坦言自己是个类型化小说作者,也可以说是畅销书作者。作品能否被读者喜爱是很重要的指标。刚刚进入读者视野的时候,那时其实是最焦虑的。害怕读者不喜欢,害怕没人认可。和纯文学体制不同,我们是有淘汰机制的,如果读者不认可,那以后没有了。而我又是一个文学科班出身的人,很多时候放不下架子,又做不到也不愿意完全迎合读者。所以当时我是本着撞运气的心态去的。我写我心中想写的,看是否有一群人会喜欢(这群人不需要太多,能维持到下一部书出版好)。事实上我很幸运,我没有扭曲自己所爱,却又得到了一部分关注和支持,我很感谢这群可爱的读者们。而到了今天,我的压力反而小了很多。我知道我只要按心意去书写,并不断提高自己,他们会在那里。所以,现在应该说赢得了更多的自由度和自信吧。

许多余:从出版第一部作品至今,你有没有感觉写的别累的时候,比如遇到什么坎儿感觉要过不去了,你是怎么战胜的?

步非烟:如果说记得最困难的时候,应该算博士生考试了吧。硕士毕业后,我并没有直接选择读博,而是成为一个自由者。那段时间写作事业算得上顺利,有不错的收入,也看到很好的机会。这样过了两年,心底那个继续学业的声音永远没法宁静。终于,我决定回校园去。可是对于我而言,学业已经有些生疏了,尤其是英语,本来不好,如今几乎要从头来过。准备考试的那段时间,我即在写长篇,又在换出版方,还在上鲁迅文学院的青年作家班。由于鲁院离我家很远,我必须6点多起床搭早班地铁(能把人挤成照片那)。在地铁上背英语单词。白天的时间基本被占满:写作,去外地录节目,做各访谈。镁光灯下出席活动,仿佛明星般的生活。可接下里得缩在飞机舷窗边背单词,累得甚至无法入睡。其实不光是学习有多累,是你在两生活,两角色间不断转换,不断调整。很多时候我觉得都要人格分裂了。高考虽然累,但至少你的心是单纯的,只有一个目标,一闷头走到底,而身边的人也和你一样奋斗着。而我那时不同。我随时可以放弃,回到安逸而光鲜的生活里。我身边的朋友们也是聚会、购物,旅游。有一千放弃的理由,每分每秒都在诱惑你。但我还是坚持下来。拿到录取通知的时候我觉得和网游时角色升级没两样,焕然新生,属性全满。最骄傲的不是战胜了考试,在无数竞争对手中胜出,而是战胜哦自己的心。我感到以后没有什么事能阻止我了。

许多余:现实生活中,我们写作者都会遇到各各样的诱惑,那些可能远远比写作赚钱,当然不是说什么赚钱我们去干什么,但可能换一方式会让我们的生活过的更好,你在面对那些诱惑的时候有过徘徊和困惑吗?你的下半生,是否将依然坚持以写作作为主业?

步非烟:可能我是一个对物质不是那么热衷的人,很有成都人(我出生在成都)小富即安的心态。追逐财富是没有止境的。如果你想要用财富去傲视别人,证明你卓越不凡,那是很难的。简单而言:现在富豪太多,你现在才起步,基本上是比不过人家了。但人总是希望自己能有不凡之处,在满足了对物质基本需求后,是会需要做点什么。希望生前得到知己的认同,希望身后在这个世界留下痕迹。古人说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其中立言是最容易做大的,也是做起来最轻松愉悦的。我很享受目前的写作生活,当然也希望能坚持到底。

许多余:你觉得创作和生活矛盾吗?你的作息时间是不是和很大作家一样,黑白颠倒?

步非烟:不矛盾,由于我现在出版量不是太大,基本上可以一天只写2千字,周末双休,写完一本书后休息3个月,这样的日程足够了。其他的时间我可以用来旅游,写学术论文,和家人朋友在一起。很多作家朋友都很惊讶于我的作息时间,我是晚上10点睡觉,早上7点起床,周末亦如此。不嗜烟酒,绝不熬夜。我更喜欢有规律的生活,甚至希望几十年后能去小镇上隐居。

许多余:同辈作家中,你比较欣赏哪些?

步非烟:我能说我欣赏许多余么:)其实同辈作家很多书我都在看,都且都很喜欢。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有很好的锐气,敢于立言,敢于表达。能和这些作者一起生活在这个时代我感到很欣慰,我的体会而言,真正伟大的作家,通常是在一个创作力繁盛的群体里呆过,最后又走出来,超越了这个群体。如曹植之如建安诗人,李杜之如盛唐,苏轼之如元佑作家群……不过要说之后谁能够成为这个时代的代表,还要交给时间去检验。

许多余:有人说,作家和诗人是上帝的宠儿,也有人说,他们是被上帝遗弃的孤儿,来到这个世界上必然要承受孤独和磨难,你觉得呢?如果让你有机会重新做个选择,你还愿意当作家吗?

步非烟:我会。我相信真正爱文学的人都会和我做同样的选择。创作对于有文学天份的人而言,是一不可阻止,不可扼杀的欲望。甚至比食色还要重要。

许多余:如果要你对《南风》的百万读者说一句让他们记住你的祝福,你会怎么说?

步非烟:也许最庸俗的是最有效的,还是祝大家放开怀抱,在书卷馨香间享受岁月静好吧。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