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许多余 • 正文

许多余:流浪的小资最危险——《誓鸟》是一只什么鸟?_许多余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徐振方

孩子们问她

你要什么 西比尔

她回答说,我要死

——TS艾略

同样是平静的叙述,冷峻的语气,与那些简洁有力的各主义诗歌相比,张悦然的《誓鸟》更多的是一份隐忍。当然,这里的隐忍是凄艳的。

贯穿于故事始终的是一些上蹿下跳的音符,那些宣泄的情感华彩像一只振翅欲飞的鸟儿,挺栖在弯弯曲曲的海岸线上。在时空的转换和轮回中时隐时现,或许它早已经在一个待命的时刻嗖地飞起,直冲云霄,飞跃山川,穿过森林,跨过波涛汹涌的海洋......

一只被命运捉弄的鸟儿,像一个迟迟未来的春天。她拥有着令万物陶醉的迷人的花香,在冰冷尘封后的动荡漂泊中憧憬着尚未知晓的爱情。而梦想中的王子缥缈若烟云,无法捉摸却又依稀存在。它好似早已经习惯漂泊,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它俯瞰着忙于厮杀和挣扎于灾难中的人们,他们拼命地奔跑,跑着跑着没有了腿,只留下一副副死去的风景;她想在茫茫的世界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丢失的记忆,然后她沿着记忆的绳索攀爬似曾相识的欢愉和幸福。

沿着螺旋状的楼梯一直走下去,这沉堕的王国却并不是地狱。一直走,只到风声塞满耳朵,灰尘蒙上眼睛,荆棘缠住双脚,记忆的主人才幽幽现身。

这段话几乎出现在《誓鸟》的每一章,像是一位神秘的仙人,娓娓道来一些寓言的历史故事。可是记忆的主人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最宝贵的记忆。她只是活在别人的记忆中。她是这个世界上记忆最多的拥有者。在那个虚幻的以记忆来衡量财富的贝壳王国里,她——春迟,是天底下最富有的女人。

太监钟潜爱上淙淙,而淙淙却深爱着春迟——那春迟爱着谁呢?这是一个难解的迷。作者始终没有将这个迷揭开。她只是作出一些微妙的暗示,让一些断断续续的记忆延续在若有若无的历史中。

她们在巧合的遭遇和灾难中立誓,而后又各自背叛自己的誓言。充斥期间的是颠沛流离,病痛,牢狱之苦和残忍的自我折磨。不甘被抛弃的却又最先选择抛弃。连本该拥有幸福爱情的宵行和画画也好似传染了她们的冷漠,终究还是没有逃脱命运的劫数。

远方归来的人

她总有许多故事可说

她总有许多故事要说

走向远方的人

她总有许多事情可做

她总有许多故事要做

——许多余 《归途与方向》

透过摄人心魄的悲剧,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这些绮丽的故事背后,站着一位怅然若失的美丽敏感的女子。一直以来她用她冷静的笔触不倦地描述着小资的细腻的忧伤。她有着神奇的经历和不可一世的倾城才华;铅尘染尽,而风采依旧;未曾经历几许风霜,却常在自我营造的氛围中尽显沧桑。

她应该是真的拥有许多永远难以实现的誓言,像那只忧伤的大鸟,傲然伫立,却又孤独地自悲自怜。飞去飞来,从不罢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新奇。为此,她一次又次选择流浪。

流浪的小资最危险。

作为一个多情的看客,我在提醒她注意安全的同时,也抑制不住自己深切的期盼:愿这只光彩夺目的《誓鸟》能够飞进更多人的心中,并且拥有着自己与生俱来的强盛的生命力。

(为张悦然写的书评,拖了很久,至歉!)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