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许多余 • 正文

许多余:橙周刊访谈:萌芽就是一座“造星工厂”_许多余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潘千

橙:你的名字起的蛮怪的,读起来挺拗口,能否说说你名字的由来?

许:“柔风”我用了大约四年,后来觉得那个名字太女性化了,想到改名。许,多,余,这三个字儿的意思相近。许多不都是多余的吗?有时候你感觉自己已经拥有了许多,但其实你什么都没有,你所拥有的都是多余的——你所拥有的永远都只是起点。

橙:著名作家苏童曾经说五年后80后作家将会分道扬镳,那时将会有一大批作家会被淘汰,或自行消失,你感觉哪些人会被淘汰?

许:早年我研究过相面术,要不给我给他们看看相算算命吧。可惜现在已经忘了。谁去谁留这个问题不是凭感觉能说准的,这要看他们自我状态和坚持程度。不过,我相信自己不会消失,相反,我还会长胖发福,占更大的“地盘”。

橙:余华去年出了一本很畅销的《兄弟》,苏童也出了一本《碧努》,听说只是孟姜女故事的复述,你怎么评价现在的他们?

许:《兄弟》肯定不算先锋小说,碧奴我还没读。但无可否认的是——他们老了,神话也不可能一直由他们创造,我尊敬他们,但绝不会迷恋他们。

橙:你对萌芽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以及从萌芽中走出的那一批青年作家有何看法?

许:萌芽是一座造星工厂,目前为止,从那里走出来的作家没几个优秀的!他们的定位是校园,他们的衣食父母是懵懂无知的少男少女。

橙:今年的文学圈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先是“韩白相争”再到赵丽华被恶搞,对于这些现象你怎么看待?

许:赵丽华被恶搞是因为她有许多诗歌确实需要被恶搞,诗坛现在太杂太乱,我觉得需要一次大的整合,这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但有一点得说一下,韩寒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诗盲。

橙:对于商业化炒作你有何看法?

许:没看法,能有什么看法呢?他们炒作他们的商业,也许等到我吃饱了撑的没事做时,我会开家“炒作”饭馆,找个老婆做厨师,我当个店小二。

橙:你去年的巡回演讲活动最后进行的怎么样,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吗?

许:没有预想的好,但还算可以吧。至少还有那么多人热爱诗歌,好玩的事儿很多,但令人感动的事儿更多。比如说,有一个学生给了五十元买了一本诗集,坚决不要找零,还有一位四十多岁的阿姨一下买了十本,说要送给她的亲朋好友。

橙:听说你跟舒婷关系挺好,跟许魏关系也不错,能否说些你们之间的事情。

许:2004年暑假,我直奔厦门去找舒婷,那是我只知道她住在鼓浪屿。鼓浪屿不小不大,我逢人便问,你知道舒婷在哪儿吗?你知道舒婷在哪儿吗?还真有许多人知道她。但真正知道她住哪儿的人不多了,所幸最终碰到了几个,他们告诉我在中华路某某巷,最终到了她家,我是第二个只身一人跑到厦门找舒婷的。第一个去的余杰。我在阿姨家吃了中饭,那顿饭可真丰盛,我狼吞虎咽吃得挺猛,舒婷阿姨不停往我碗里夹菜,在那之前两天没有吃过饱饭了,兜里钱不多,不敢花。现在已经两年没见面了,很想念阿姨。跟许魏是在一家电台认识的,他很喜欢诗歌,刚好我也很喜欢他的音乐认识了。

橙:现在还写诗吗?

许:写啊,怎么不写,写诗像吸毒,越写瘾越大。

橙:能否介绍一下你的新小说?

许:去年我一直在南京一带流浪。下半年写了十几万字的《远方》。有人说是“寻根”,有人说是“乡土”,也有人说是“先锋”。现在看来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作品本身所拥有和包含的东西。《远方》是一部写出走的小说,是几代人艰难抗争的血泪史,而我只是一个纪录者。

橙:听说有出版社愿意出版《远方》并首发10000册,你为什么不干?

许:我觉得应该首发20000册。

橙:那现在呢?谈好了吗?

许:没呢。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橙:听说你快毕业了,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许:回老家隐居。当然这个想法太童话。还是准备留在合肥,想找份编辑的工作。还不知哪个报社愿意收留俺呢?

以上文字选自橙周刊。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