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于小刀 • 正文

于小刀:[转载]书生日录:马一浮评朱子及其《四书集注》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龙慧

原文地址:书生日录:马一浮评朱子及其《四书集注》作者:蠲戏书生

一、今日争取通读《尔雅台答问》及《补编》

本月必读书目之中只余两部,今日争取通读《尔雅台答问》及《补编》。余下三周时间,需要整理一部书稿,此外争取重温《问学私记》《尔雅台答问续编》《马一浮先生语录类编》三书,若有时间可以重温《一佛之北米居留记》,另外《复性书院日记》也可酌情选度,下月或可通读(篇幅较长,相信耗时不少)。

朋友参加某读书会,发现与会诸人有些喜欢老庄,有人喜欢佛家,不过书院主人尊儒,诸人也还客气,尚可聆听朱子相关讲座。与朋友交流时忽生感慨:现在国人之中,很多喜欢老庄,很多喜欢佛陀、喜欢禅宗,但是这喜欢往往属于跟风,随人起倒,并无真实体会,遑论真实受用。捕风捉影,似是而非,当世不少名流似皆如此。

朋友感叹:“越读《四书集注》,越觉朱子在上面下的功夫不可及。读书不多不细,终是认道理不清不明不亲切。”此言实于我心有戚戚焉!对于朱子,我之观感有过极大转变:中学时代,未读朱子,因受民间故事、野史传说影响(《三言二拍》之类),故对程朱皆无好感;后见钱宾四、马一浮两位大儒推崇朱子,期间也曾接触朱子,通读《四书集注》,于是信服马先生之评述。马先生对朱子及其《四书集注》极为推崇,评价极高。不欲多翻马先生之文集,只从《语录类编》摘出数段文字(见后),马先生之态度亦可见一斑矣!

二、马一浮评朱子及其《四书集注》

问:玄沙谓“雪峯老和尚脚跟未点地在”,何也?答云:玄沙话好,所谓‘智过于师’也。禅师家言:“对先师半肯半不肯,若是全肯,则为辜负。”即如吾学从朱子得力,而说《易》不以为卜筮,论《诗》不主于三家而宗子夏,所谓“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也。——《儒佛篇》

刘蕺山立“独体”之名,以独为体,不知发用时体亦未尝离,其言远不如朱子《中庸章句》所言“独者,人所不知而己所独知之地也。言幽暗之中、微细之事,迹虽未形而几则已动,人虽不知而己独知之,则是天下之事无有著见明显而过于此者”,可谓字字精切。——《四学篇》

《太极图说》及《通书》直接《易经》(书生备注:今日年轻学子可能不太熟悉《通书》,至于《太极图说》,更是敬而远之,或者茫无头绪。以我自己为例,《太极图说》往往敬而远之,至于《通书》则极喜欢。我不喜读长篇论著,而喜涵咏此类作品),《西铭》直接《孝经》(书生备注:《西铭》一篇读过多遍,不过《正蒙》至今未曾通读,惭愧至极,今年或有希望通读),《二程遗书》直接《论语》(书生备注:《二程遗书》,早已购得一册,今年发心通读一遍,希望可以实现目标)。《外书》则时有精语,但多没头脑处。《朱子语类》收罗广博,不及《二程遗书》之精。治朱子学者,于《四书集注》求之足矣。——《六艺篇》

《论语集注》须与何晏《集解》比较读之,乃知朱注之精。《集解》全是玄学(书生备注:群经注疏,汉唐诸作,我皆未曾接触),令人无从捉摸。例如“志于道,据于德”一章,《集解》但云“道不可体,故志之而已;德有形,故可据”,实本《道德经》“道失而后德”之旨。(书生备注:“道失而后德”一句《马一浮集》原文即如此,未作改动)朱子则云“道则人伦日用之间所当行者”,下语如千钧之重,字字不可移。“德”字先作“行道而有得”,后乃改作“得其道于心而不失之谓”,均是的当亲切,绝不蹈于玄虚。——《六艺篇》

请学为文,先生云:“当根本经术。汉人文字如董仲舒、刘向,非后人所及,以其经术湛深也,郑玄说经之文亦佳。韩退之,技巧可谓到家,而经术尚疏,骨干便缺,故《原道》一类文字说理多疏。后世如朱子之文,以技巧论,似有可省处,而说理则甚精。《伊川易传》《四书集注》文字,两汉以降鲜能及之,虽郭象注《庄》、辅嗣赞《易》,方之皆有逊色。《集注》尤字字精当,天地间之至文也。《礼记》,七十子后学所为,平实,为学文计亦当熟读,但读《礼》殊不易耳。说者或言学周秦诸子,诸子之文如《庄子》,岂可学而致哉!又,《四史》熟者必佳,韩退之得力于《史》《汉》,东坡手钞《汉书》几遍,近世如汪容甫之熟《后汉》,章太炎之熟《三国志》,皆可观于其文字而知之。——《文艺篇》

问:西洋论文学者,向有一派,主张应与道德分开,各不相谋。答云:此则我所不解。即以艺术作品而论,既是文字,总有意义,似此何所取义?桐城派曾涤生等尝谓,古文不宜说理;说理固非易事,然远稽往古:《系辞》,孔子说理之至文也;老、庄皆说理,老子言简,庄子全是文学意味;《礼记》,亦儒家说理之至文也。魏晋玄言如王辅嗣、郭象、张湛,皇侃《论语义疏》所引十余家,以及《弘明集》,文字皆佳。唐人渐有逊色,犹能说佛法。《通书》文字甚精,二程、横渠以及朱子《四书集注》皆说理精当,朱子集中文字亦然。即舍义理而只论篇章,亦均自有结构,古文何尝不能说理?惟韩愈以降所谓八家,均短于此事,彼始无理可说耳!——《文艺篇》

三、摘录:陈寅恪《海宁王静安先生纪念碑文》

海宁王先生自沉后二年清华研究院同人咸怀思不能自已其弟子受先生之陶冶煦育者有年尤思有以永其念佥曰宜铭之贞珉以昭示于无竟因以刻石之辞命寅恪数辞不获已谨举先生之志事以普告天下后世其词曰——

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呜呼树兹石于讲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节诉真宰之茫茫来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书生备注:开博初期发过此文,不知文本来源,或者来自网络,或者录自某书。不过因为当时过于仓促,尚有若干文字错误。二〇〇九年前,我对文本质量并不苛求,只有最近几年,由于刺激太多,于是过于执着,今年稍有好转。陆键东《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修订版已推出一段时间,如今各大网站皆有。不过直至今日,只有当当折扣较高。京东虽有相关专场,但是售价不低。同时有一细节值得注意,京东活动专场标语摘自陈先生《海宁王静安先生纪念碑文》一文,不过却有错字!活动专场出现三次标语,全部如出一辙,大概也是拷贝使然。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