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于小刀 • 正文

于小刀:青春生命的祭奠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张润

爱女陈景尧辞世三年多了。三年来,她二十三年短暂人生中的点点滴滴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在我的精神世界里,她从未离开,始终与我们在一起。

景尧自幼聪慧,异于常儿。三岁即能读书看报,七岁开始发表,所有亲友都十分喜爱她。她从不骄纵,虽患先天性心脏病,却自幼童起便毅然自强。四岁时,我赴京进修,她哭着指着家里的写字台说:“爸爸不在那里工作了。”从那时开始,她懂得了:人,长大了要工作,要承担责任。十三岁,她写下《我的墓志铭》,决定为心中理想执着一生。

原本她的未来应该是阳光通衢,幸福相伴,原本她的先心病只是小室缺,然而1995年的一次手术却将她推入命运的深渊,从此恶病缠身,远离校园,终日在各个医院间奔波。那时景尧最喜欢的一本书是《咪咪流浪记》,她希望长大后也能放逐心灵,四处游历。她曾这样写道:“没人知道我是个多么渴望流浪的孩子。那么一直走,一直走,走到世界尽头,天荒地老。”但她清醒地认识到,这件对别人来说很简单的事,对她只是一奢望。五年封闭独处的岁月,令景尧精神极度压抑,强烈的孤独感成了她的少年心态,而善解人意的爱女却深知我们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等所有长辈对她无微不至的疼爱,故从不向我们流露出丝毫的忧伤,总是以欢快天真的样子呈露在亲友们的面前。直到一天,景尧翻出一本早已落满灰尘的书 《卓娅和舒拉的故事》。她如饥似渴地读着,心中溢满感动。从那以后,读书犹如一盏明灯,照亮了她的人生之路。她的《寂寞时读书是另一片天空》在2000年5月天津日报社举办的有奖征文活动中获奖,她因此成了年龄最小(13岁)的获奖者。

2000年底,景尧学会了上网,终于接触到了外面的世界。她给自己取名“暗地月光”,暗地里的一抹月光,稍纵即逝但仍有些许温暖,并开始把自己的散文贴到各大网站的文学论坛,每到一处,都会被列为精华帖。这些记录了她成长中的点滴心情及对生活感悟的引起了很多同龄人的共鸣。大家都亲切地称呼她“暗暗”。同期,她的第一篇武侠小说《耶蕾歌的玫瑰》出版。她也因不俗的文笔被中华少年文学网评为“文学之星”。2003年底,景尧和朋友们创办了文学网站“双生花”,从此,她不再孤军奋战,和朋友一起主编出版了第一套丛书 :告别“80后”文丛小说、美文卷。

在景尧找到施展自己才能的领域时,她的心脏由于长期无效做功,心衰导致其他脏器病变。2004年底,景尧腹水严重,骨瘦如柴,不得不再次住院,甚至在三个月内挨了一万多针。疾病带给景尧的苦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但为了不让我们担心,她从未抱怨。她对朋友说:“我难受时也忍不下去的。但我要为父母好好保重。”正是在苦难生活的磨砺中,她学会了坚强,懂得了感恩。景尧写道:“我终于变成曾经希望的样子。时常微笑,容易为细碎温暖而满足。相信自己拥有着幸福,并且为每天清晨呼吸到第一口清新空气提示着生命依然完好无损而感恩。”直到第三次手术前,她仍绽放着笑容,要亲人们放心,并向救治了她两个月的医护人员表示衷心感激,而她则坦然面对着即将到来的生死考验。

景尧深知生命的可贵和易逝,于是牢牢握着自己的理想:“不断求索,让我知道我是真正活着,尤其精神振奋,哪怕寂寥无声也有意义。”朋友阮记录了当时的情景:“没有人知道,她怎样地在病床上和我一起构想书的封面设计;怎样地因为不能说太多话而费力地将她的想法写在纸片上和我交流;怎样地带着插在手臂的针管翻着书香;怎样地背着妈妈用纸和短信继续着对文字的热爱”。

景尧曾将自己那段行走于生死边缘、涅磐重生的岁月称为“川上的日子”,说:“传说世界尽头鸟飞不过的地方是忘川,过了忘川,一切便重新开始。”始终期盼迈过“忘川”而获新生,能够以健康的体质为自己的理想奋斗的她,最终于2010年12月28日停下了自己艰难的生命步伐,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酷爱的人世,带着她的诸多写作计划、带着她对未来的梦想,孑然西去了……如今,爱女陈景尧的遗著《川上的日子》终于由昆仑出版社出版了。这是她遗在这世间而出版发行的第一部个人著作。她用这部用生命写出的书告诉世人,生命的真谛是永远怀抱希望,生命的精义是永远追逐梦想,生命的价值是自我的充实实现。这部 《川上的日子》是爱女短暂人生的写照,更承载着她不朽的精神。这书的出版是对爱女的祭奠,亦是爱女在另一个空间而向她所酷爱的这人世间所作的默默奉献!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