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于小刀 • 正文

于小刀:陈培锋:陈景尧-----川上的日子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张文婷

她,7岁开始在各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天津日报》、《沧州晚报》、《少女》、《少年文艺》、《当代中学生》、《中国大学生》、《金山》等地方都有她的“足迹”。2004年,她的小说被收进《我们、我们----“80后”的盛宴》一书,成为“80后”写手的代表人物之一。

她主编出版“告别80后”文丛小说、美文卷《倒数三秒我们一起跑》、《花朵消失在时光机场》。她是“双生花”(http://www.fiowerangle.com)原创文学网络的创始人。

她自小学二年级因病休学至今。在八岁和九岁的时候经历两次心脏手术,皆因庸医误人失败而告终。病情在两年前有过一次复发,至今还未痊愈。她久居在家,在漫长而寂寞的独处岁月,她写出美丽的文字。她的才情,灿如月光。

她有两个名字:陈景尧、暗地月光。

一、历尽磨难

2005年,“告别80后”文丛小说、美文卷《倒数三秒我们一起跑》、《花朵消失在时光机场》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但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两本书的主编之一的她,是一位因病休学在家的18岁的女孩。

出生于1987年的她不幸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在8岁和9岁时,她经历了两次心脏手术,皆因庸医误人失败而告终。之后的几年,父母带着她辗转于外地求医,寄人篱下,初尝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她说,那些日子,算是她第一次与外界的正面交锋。

她的病情在2005年有过一次复发,但此时她已经看破了苦难的意义。这一年,她完成了《倒数三秒我们一起跑》、《花朵消失在时光机场》两本书的主编工作,并创办了“双生花”原创文学网络的。

一直在家养病的她,未能像其他孩子一样上学,少了许多人世间的体验。她说,独处生涯是寂寞的,但既然天法改变,何不自己发现精彩。

读书,写作,办网站,几乎成为这个女孩的生活的全部。她的文学作品,她主编的书,她创办的网站,都见证着她的努力和才华,也见证着她的坚韧。

她把独处的岁月,叫着川上的日子。

她说,忘川之外,飞鸟不渡。

二、写作的态度

如同她的网名“暗地月光”一样,久居家中的她,生活中缺少常人的灿烂,于外界有着隐约的距离。但她的文字很美,让人无法想象她所而对的苦难。柔韧之美,如她,亦如她的文字。

她的小说“天歌”系列《黄泉海》、《武罗草》和《洛神吟》,深得很多读者的喜爱,曾经有人用“字字有来历,句句有典故”这句话来赞扬她的《天歌·武岁草》,也有人这样来形容她的作品:温度很低,而且不散,字字精华。

而对于她来说,“天歌”系列是一次实验写作,她想摸索自己是否适合玄幻题材。“想不到大家都还喜欢,自己也欣慰。也许以后还会继续下去,历史与神话题材浩如烟海,是财富,怎能埋没?”

“在写作上,精神至关重要。一篇不应该只是作者个人心态的表态,也不应太执着于情节出新和技巧的个人秀。这些都是附属的东西。文如立人,贵在精神。”

她说:“读书的时候,可以为华美的文笔而目眩,为先锋的构思而思考。但什么也比不上一本优秀的小说本身带给人心的感动与升华,那是一境界,或可能让人铭记一生。我贤未能做到这些,或是因年龄阅历以及时代所限,但这些不能成之为借口。这精神理念会是我长远的追求。”

现在,她正在写一部叫《青玉》的隐武侠的古典小说,讲述一个等待最终错过的故事。摸索还在继续,写作愈是如进佳境。

三、找一方式沟通

采访她,是在网络上进行的,通过QQ。她与朋友们的交流,基本上都是依赖网络和短信。我们的采访是在傍晚进行的,华灯初上时。天津,广州,距离对她来说,从来不是问题。

关于沟通。她说自己在陌生人面前有自闭的倾向,无论是在现实里还是网络中,在陌生人面前会变得笨拙。她想改变这状态,努力过,但无济于事,所以也顺其自然了。现在,更愿意生活在熟悉的圈子里,至少不恐慌。

她与父母是没有代沟的,在所有的日子里,父母都给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平时,她与父母如朋友般交流心情,遇上事情,都会相互征求彼此的意见。

她有不少知心好友,虽然大多都不在天津,但这不影响他们的情谊。什么样的距离,都阻隔不了内心的交流。在一起时,大家都会玩得很疯,她乐意把往常不为人知的欢快的一面表现出来。

她习惯给一些让她有别感觉的人写信,哪怕一封也好。“关于过去的人和事,我需要留一些真实可以触碰的东西在身边,仿佛物证,证明了曾经存在的过往。好在失去的时候,缅怀的时候,告诉自己这些都是真实曾拥有过的,都是属于自己的记忆。而不会两手空空,感到岁月、世事变迁流失的茫然。”

“一直想和某个人写信写上经年,到老,到死。必会成为一永恒的印记。”

“有时不能不承认自己是个恋物的人。也许因为孤独了很多年,总有不确定的虚无感。”

四、心灵想旅行

独处寂寞,却也因此获得自由。她用文字来雕塑她的生命,时光在掌心割出寸寸痕,文字在时光中碧波荡漾。想象无边,却也有度。她当然也想往外面广阔的世界,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如果可能,我想一个人旅行。走很多的地方,到每个有熟悉朋友居住的城市去看望他们。静观沿途风景。我相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道理,对于一个热爱写作的人来说,两者都是必不可少的。”

她向往西藏,但那是她永远的伤,因身体的原因,她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到达那片圣洁之地。“也许此生无缘与它相遇。更成了对它的爱。”

她理想的生活状态是在一个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的城市里生活,开一家小店,身边常有三两好友常伴。每日读书,写字,一悠然的生活方式。自由且淡然,不要太忙碌。“现在承受的压力或许比所预料的更多,不过我会努力。每走一步都离梦想近一些,不是么?虽然自身情况所限,也许那么美好的一天离我还很远。但并不影响我对它的希望和眷恋。”

“我想等体质强壮些,也许会再做一次手术吧……终究不想一辈子这么被禁锢地生存。”她道出她的愿望:以后,希望有机会到云南生活。四季如春,温暖烂漫。适合做个散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