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于小刀 • 正文

于小刀:周凡恺:写给陈景尧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万腾龙

桌上放着一本装帧素雅的散文集,名曰《川上的日子》,昆仑出版社2014年版,因刚刚出厂,还散发着油墨的清香,但它的作者陈景尧—一个美丽坚强而又内心世界十分丰富的女孩儿,已于三年前因病早逝。她只在这个世间活了23年。陈景尧的离去,令许多人痛惜和无奈,连我这个已渐入老境的人,也时常唏嘘无眠。我知道这本书对陈景尧有多么重要,对她的父母有多么重要,甚至对整个“80后”群体有多么重要。因为书中所展现的,已不仅仅是陈景尧个人的精神世界,她的很多追问,都十分深刻,具有普遍意义。对于其所处的这个时代,她是一个需要付出比常人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代价,才有一丝可能,参与到残酷的竞争中来,正因为她多半是个冷静的旁观者,因而她的纯净,如冰山刚刚化开的雪水,一些言辞,犹若出自哲人之口,一语中的。

我与陈景尧,大概相识于2000年。当时,天津日报社与滨江书城合作举办了一个有奖读书征文比赛,获得一等奖的,是位只有13岁的小姑娘,笔名燃枫。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她那篇的题目为《寂寞时,读书是另一片天空》。不过,那天这个本名叫陈景尧的女孩儿,是被家人搀扶着来领奖的。她的气色十分不好,说两句话,也会不停地气喘。从她父亲陈寒鸣和母亲白凤英那里,我了解到,陈景尧患有先天性心脏病,8岁时一次失败的手术,让她再也没有机会进入校园,在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中,她选择了读书和写作。我也此与陈景尧聊过,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她的阅读量,以其年龄来算,是十分惊人的。又几年,陈景尧已成为小有名气的“80后”作家。一日,她给我寄来了一部历史小说,是那打印后装订的。我仔细地阅读之后,认为,其无论对历史事件的掌控,还是想象能力,均可造。我最为欣赏的,是她的语言,精美而雅致,如一首白桦林中飘来的小提琴曲。但我当时曾劝阻过陈景尧。我认为,以她的身体状况,写这既拼体力又耗脑力的东西,无疑是在自杀。陈景尧在电话中说,她正在筹备下一次手术,她相信科学,也坚信自己会快乐地生活下去。之后是好长时间没有联系。没料想,陈景尧在做第三次心脏手术后,顽强地坚持了五天,最终还是化作一缕阳光飘然而去。她留给世间最后的文字,除了刚整理出来的一部长篇小说大纲,便是一首小诗,曰:都会好的/总会有的/那些风雨/还有阴霾/关于未来,请你坦然/不要离开/请你等待。

陈景尧的父母,均为普通教师。前日他们致电于我,称在失去女儿的这段时间里,唯一的安慰,便是整理孩子的遗作,同时也理解了景尧有多么辛苦。面对命运,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抱怨,相反,倒是感谢上苍让女儿陪伴了他们23年,同时也感谢社会对女儿的支持和鼓励。平凡而又伟大的父亲和母亲!我不敢说一个女孩儿的作品会不朽,可恰如鸟儿从掠过,总会留下些许痕迹一样,我相信,这本书会让景尧短暂的生命得以延续。

其实,我之所以要写这篇小文,还想表达另一想法。这本书的编辑,叫李丹阳。我与她并不相识,但晓得李曾编辑过一本《半亩》。那部书的作者叫田维,也是个小姑娘,亦如陈景尧,同在人生的花季,因病魔而香消玉殒。因而我想说,李丹阳和其供职的出版社,在如今这过度物质化消费化的社会大环境下,还能够存有悲悯意识,且慧眼识珠,实在令人钦敬,这样的人多一些,乃国之大幸。

[原载2014年3月24日《天津日报》]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